番外:盼伊人入我心(二)
本站短域名:m.nbw.la

  小唯的节目马上就开始了,她的舞蹈老师在台下非常兴奋。

  这次是参加地方台的晚会,之前已经带妆彩排几次了,对于伊人的表现她是相当满意。

  虽然刚开始选择于伊人的确是因为这孩子家财大气粗给了红包,但是一跳就知道了,的确是本届学员里的席,带了这么多孩子,这绝对是多年来罕见的苗子,看来前段时间这孩子故意隐藏了实力,让她当了领舞后实力才显现出来。

  这种孩子可遇不可求,以后多安排一些比赛多拿一些奖,不仅可以成为学校招生招牌更是她这个老师的荣耀,到时候升职加薪的...

  这些画面想的简直不要太美好。

  终于到了于伊人上台了,这是一段群舞,彩排了几次都已经定下来了。

  今天是正式直播,老师信心满满本以为万无一失,却没想到这次出差错了。

  彩排时配合的于伊人上台后挥了百分之一百的实力,跳出了越排练时的效果,但是...

  她身后的那些人全都扛不住了。

  领舞跳的太好,后面的跟不上她,整个舞台就看到于伊人大放异彩,其他人都成了陪衬,她一连做了好几个彩排时没有的高难度动作,后面的队员有个心里着急乱了跳错了,一个错不要紧带的全队节奏乱,只有于伊人跳的摇曳多变步伐轻盈,后面的那些在她的对比下更像是笑话了。

  老师的脸都绿了,直播啊,直播!

  于明朗坐在台下,面带笑容的看着女儿在台上,不错,挺好。

  于伊白的面瘫脸也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小唯跳完了,于明朗跟盼盼使劲的鼓掌,小倩在边上摇头。

  男人啊...你的名字叫幼稚!

  甭问,这就是于明朗指使女儿捣乱的,对付那个势利眼老师小倩觉得也不是很过分。

  本来么,那老师就是谁给钱就让谁上来跳,哪怕是跳的不好的也要给排在前面,某某官家的孩子刚学几个月也给从小班弄到金牌班凑人头,她肯定是笃定了人多大家不会注意到后面,还带了点巴结人的意思。

  没想到遇到小唯,于明朗的意思很明确,这种收钱办事儿的歪风邪气在别的地方还行,但是孩子们学知识的艺术殿堂也这么脏,为人师表没个老师的德行,现在不收拾她岂不是对以后的孩子不负责?

  这一舞完事儿,于明朗这边是神清气爽了,老师和那个凑人数的孩子家长怒了。

  小唯把难度提高到那个程度,别的金牌孩子虽然跳的也难看但至少能跟上,他家这个从小班过来突击几天就会了几个动作的娃就惨了,站在队伍里瞎跳格外扎眼,家长的脸都被打肿了,自然要伙同老师一起找领舞的算账。

  于明朗和小倩过去的时候,正好看到那家长怒气冲冲的在后台质问老师。

  “你们怎么回事?领悟的那个孩崽子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不是故意打击我们家孩子的信心?”

  “这个,这个,您别急啊,我现在把领舞的那孩子找来——”老师已经扛不住家长的怒火了,就想把小唯叫过来让她当替罪羊。

  “如果因为我女儿的原因,导致了你孩子的心理阴影,我愿意免费治疗,一会我会给孩子做个简单的测试,看看她有没有问题。”

  “你谁——啊!陈教授!!”这家长本来一腔怒火,回头一看是小倩,瞬间变了个表情。

  小倩的智库身份始终是保密的,但她本人在国内的声望已经非常大了,谁都知道有这么个牛叉心理医生,上到权要下到富商,从国内到国外没有她看不了的,且不说医术惊人就说她过手的那些人际关系就够吓人的,没人敢得罪她。

  这家长之前托关系好不容易才挂到小倩的号,对小倩这个级大医生记忆深刻。

  “是你啊——陈教授,难道那个领舞的小丫头片子,不,是领舞的那个小姑娘是您?!”

  “是我大女儿。”小倩微笑。

  “也是我的。”于明朗黑着脸说。

  那家长光顾着看小倩了,没注意到小倩身后的于明朗,一看到于明朗出来,眼睛差点掉下来。

  “于军长?!”

  我了个大擦!怎么遇到这个活阎王了!

  于明朗面上带笑眼却带着寒光,“我听说,你让你家孩子混到我女儿的队伍里捣乱,有这事儿吗?”

  这话一出来,瞬间扭转了局势,小官跟老师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平时都是善于搬弄权术的人,谁想到这次踢到铁板上了。

  一个陈教授已经够让人头疼的,谁想到活阎王是她老公?!

  得罪于明朗什么下场...光想都觉得后背凉。

  小倩笑眯眯的看自己老公在那放冷气吓人,拿眼睛扫了一圈没看到女儿,这小丫头估计是下台就跑了,小唯还挺懒不乐意看这种装叉被打脸的套路。

  小倩给盼盼打了个电话,确定小唯的确跟盼盼出去吃冰淇淋了,这才放心,瞅了眼自己老公在那吓唬人,她决定去找这个小官家的孩子。

  那孩子就在后台准备换衣服,小倩直接进去了。

  “给你这个。”小倩掏出一个小玩具递给她,小姑娘显得有点惊讶。

  “给我?为什么啊?”

  “阿姨刚刚有看你表演,觉得你很优秀。”

  “可是我觉得我跳的不好呢。”

  “好是相对不是绝对的,你能够越自我站在这个舞台上就很好了,阿姨问你几个问题啊...”

  小倩先是取得人家的信任,又问了几个问题,确定了这孩子心里没有阴影才放心。

  大人之间的那些事儿不应该波及到无辜的孩子身上,她老公信任她的专业才敢让女儿这么玩,这一家人配合总是这么默契,都不需要语言沟通。

  “阿姨,领舞的那个美女是你女儿吗?我看到你们俩这都有美人痣。”

  “是啊。”这丫头看着傻不拉唧的,观察力竟然挺好。

  “那您可不可以让我跟她做朋友啊,太漂亮了,那小腰简直要扭飞了,我看一眼就爱上了。”

  “这个...你要问她自己的意思,小妹妹。”小倩听到这段描述觉得哪儿怪怪的,她是不是应该给这孩子再做个性向测试?哪有对同性用这样形容词的,总觉得哪里不对...

  “阿姨,我不是妹妹啊,我是纯爷们!”这丫头,哦,不,这个小伙子把衣服往下一拽,舞蹈裙下的平胸就露出来了。

  小倩额头黑线,感觉一群乌鸦,这孩子...女装癖?!

  “阿姨您别误会啊,我可是正常的男孩子,只是我妈妈有点不正常,她觉得拉丁舞还是女孩子的舞步好看非得让我学,我也是被迫无奈,实际上我只喜欢小女生——阿姨,如果您没意见的话,我想请求您同意我追求您的女儿。”

  “我不同意,再见。”

  小倩转身就走,她刚刚一定是抽风了,她怎么没看出这丫头,哦不,这小子脸皮这么厚?

  厚的比城墙还严重的人,怎么可能受到心理刺激,她就不应该过来!

  “阿姨您别走啊~我跟你介绍下我的个人情况,我叫龙傲天,今年13岁,就读于——阿姨,等等我!”

  小倩加快步伐,她决定换自己老公上,这种厚脸皮还是得以毒攻毒啊!

  小唯跟着盼盼离开,出门后本想招手打车,盼盼对她摇摇头,牵着她到了停车场来到一辆全新的沃尔沃边上,按了下钥匙,然后给她拉开副驾驶。

  “二大爷给你买的?什么时候考的驾照?”

  “刚考完,伊人喜欢这个颜色吗?”

  “喜欢啊,我还以为二大爷会晚些日子给你买车,毕竟你还在上学啊。”

  “我自己买的。”

  “...白白,你抢银行去了?!”二大爷家给的零花钱比自己老妈还抠呢。

  “抢银行就不买这个了,我卖了个小程序...等你大学毕业了,我送你一辆好车——伊人,你怎么哭了?”是不想接受他的礼物吗?

  从她还是个小宝宝,于伊白就已经习惯了买东西给她,这种快乐已经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从一开始的卖家里酒瓶铁锅赚钱买拼图,到现在锲而不舍的送娃娃,谁也拦不住他。

  这已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只要想到她收礼物时的笑脸,心里就是暖暖的,充满了动力。

  小倩还研究过这种心理,她怀疑盼盼得了一种新型囤物癖,但跟一般的囤物还是有区别,人家都是给自己囤,盼盼有点闲钱一定要花给小唯才踏实。

  为此小倩还特意请教过漆雨轩,问老爸这不是某种新型心理问题,漆雨轩笑的高深莫测的说,等他结婚就好了。

  小倩一想也是,等结婚了就送媳妇了,哪里有心思管妹妹呢,再说盼盼送的也不是很贵重的东西,这个习惯就延续下来了。

  盼盼正在那许下心愿,却见小唯哭了,他顿觉天塌地陷活不下去了,这是要不收了?!

  “白白,如果不是因为我,你现在应该已经考入空军学校成为飞行员了,可是为了我,你改变了梦想改变了专业...”

  小唯虽然才12岁,但是思想特别成熟,想问题也很远。

  别人看到哥哥买车,必然是很高兴,可是她想到的是白白手臂上的疤,那条因为救她留下的痕迹,如果没有这一条,他现在应该穿着最帅的飞行服在蓝天,而不是小小年纪就卖程序赚钱...

  小唯十岁时,她被绑架了。

  据说是妈妈差点嫁的渣男未婚夫走投无路,想要绑小唯敲诈勒索,当时是埋伏在她学校门口,看她出来直接给她弄到面包车上。

  当时是盼盼来接小唯放学,看到这一幕他竟直接抢了路边的一辆摩托,骑着摩托就追,追上去直接跳车扒车门,给劫匪吓的差点尿了。

  盼盼这边扒车成功,那边于明朗仿佛心有灵犀似的带着一堆人赶过来,劫匪要是投降慢点直接就击毙。

  没人知道于明朗是怎么知道的,也没人知道于明朗曾经在深层催眠下看到过前世的一些事儿,反正小唯在双方的努力下有惊无险,但是盼盼的手臂却因为这次营救事件留下了疤痕。

  那时的盼盼刚体检合格,就等着考试进空军学校了,空军是不允许身上有疤痕的,尤其是战斗机的飞行员,这么大的疤到了天上在机舱高压的环境下会裂开,盼盼十几年的梦想就这样改变了。

  小唯永远也忘不了,他的手纱布刚拿下来,就带着礼物过来找她对她笑的画面,其实那时候她很想哭。

  从那以后,小唯最怕听到的就是飞机的声音,小倩甚至帮她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心理治疗她才可以面对天空偶尔飞过的飞机,这些她都没有让盼盼知道。

  总觉得欠了他一个梦想。

  可是盼盼不这么觉得。

  “其实...我也没有很喜欢当飞行员,我现在做程序也很开心,可以赚钱,可以买很多礼物,飞行员空军没多少钱的...”

  看他老爸就知道,给妈妈买个钻戒攒了好几个月钱,买完了还想玩浪漫放蛋糕里,差点没给妈妈噎死...

  “白白骗人!我最讨厌你骗我!”

  小唯哭的难受,一开车门下去,于伊白想追,却见她泪眼朦胧的指着他,“你躲开,我不喜欢你骗我!”

  跑了两步,又像是想起什么转身回来,一把抢过他怀里的娃娃。

  “这是我的!你这两天不要找我!”

  抢完就跑!

  于伊白站在原地看着她离开,低头看着地上的小蚂蚁排队而过。

  最讨厌他啊...

  怎么办,他喜欢她,真的好喜欢。

  小唯没有回家,她知道爸爸妈妈这会应该正腻乎在一起,看到她红着眼睛一定很各种盘问。

  她很喜欢跟爸爸妈妈在一起的感觉,她也知道爸爸妈妈很爱她,可是女孩子的有些事真的是谁也不能说...除了,姥爷?

  十分钟后,小唯坐在漆雨轩的茶室里,头已经多了许多银丝的漆雨轩坐在她的对面,笑眯眯的看着她。

  这丫头虽然小,却熟练的掌握了茶道技巧,心情不好就会跑过来,板着小脸跟个小大人似的坐在那闷不吭声的泡茶。

  “请!”小唯把茶递给漆雨轩,漆雨轩笑着接过来,轻啜一口。

  “有伤心的味道,谁惹你了?”

  “我。”

  “跟自己别扭了?”

  “我恨我自己...姥爷,问你个事儿,但是你要保证不告诉我爸妈。”

  “嗯,你说。”

  https:///book_62967/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