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治疗
本站短域名:m.nbw.la

  “第一,你的治疗需要半年以上,这半个月一周2次,后续一个月两次,时间我来定。”

  “可以。”

  “第二,诊疗费按着小时计算,一小时五...”差点又说五万,“五十块,但是我要你帮忙的事,你不可以拒绝。”

  简直是白菜价,她本不想收钱的,可是如果不收,郑旭这个多疑的男人,一定会怀疑。

  “可以。”

  “第三,在我面前,我们就是医生和患者,除此之外,你不可以对我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一旦发现你像刚刚那样碰触我,我马上停止治疗。”

  “为什么?”郑旭刚还在想,她是不是故意用治病来接近自己,可是听到她说的第三条,他愣了。

  “我说过,每个人都可能有不一样的恐惧症倾向,你的是锯齿恐惧症,我有接触恐惧症倾向,我不喜欢别人靠近我,你明白了吗?”

  她的接触恐怖症比洗手强迫症轻很多,只能算是有这个倾向,还到不了病态的程度,就跟很多人喜欢干净一样,稍微敏感一些。

  “你不是心理医生吗?”

  小倩摇头。

  “你把心理医生想的太神了,我们不是神仙,没有超能力,救不了自己,也没有办法直接救我们的亲人,你知道每年有多少心理医生死于忧郁症吗?很多!心理疾病跟意志是否坚强没有关系,有的人没有不是因为他们坚强,只是因为,他们比得病的人,更加幸运而已,就好像流感病毒,谁也不知道谁能得上。”

  “...就没有男人,能碰你?”郑旭感到很不可思议,还有这样的女人?

  有,不就是于明朗吗?小倩不明白,为什么她讨厌男人女人对她的碰触,但唯独不讨厌于明朗,直到很久以后,小倩才知道,这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冥冥之中的注定,一切皆有因果。

  “如果你同意我的条件,我们的第一次治疗,现在就开始。”小倩避重就轻。

  “不是你的病人,就可以追你吗”郑旭用了追这个字眼。

  女人,从来都是想要就有,但是他知道,眼前的这个,跟那些不一样,这是他第一次说要追女生。

  “心理医生的大忌就是跟患者发生感情,这是行规,一旦违反,就失去当医生的资格,我不认为,你有那个魅力,让我放弃我爱的工作。”

  郑旭瞪了小倩两秒,突然笑出声来。

  “我想试试看。”

  听到郑旭的话,小倩笑着摇头,郑旭疑惑。

  “你笑什么?”

  小倩当然不会告诉他,她想到于明朗了。

  那呆子憋半天也没说什么,送花都只知道送康乃馨。

  郑旭倒是精,够直白,可是他只能是朋友,这个界限小倩分的特别清楚,太像的两个人在一起,没意思。

  小倩收敛心神,对郑旭说道。

  “让你的手下准备地方,我需要能够让你放松的空间,一张舒适的躺椅,檀香精油、洗手液、纸。”

  “...精油,纸?”她说的那些东西,郑旭一不小心就想歪了。

  这些东西,他跟之前的女友都用过,只不过,都是助性趣的那种...

  “把你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抹掉,否则——”小倩手再次比了个锯齿,郑旭又晕了。

  这女人...!

  郑旭对小倩的印象,在俩人第一次治疗后,彻底发生改变了。

  能够让郑旭放松的地方,就是郑旭的别墅,装修的金碧辉煌的别墅,郑旭从没带女人过来过,小倩是第一个。

  她并没有对奢华的环境有一丝一毫的惊讶,前世什么奢侈没见过,自然不会像土包子那样左顾右盼。

  小倩先是让他坐下,然后坐在他对面。

  “我以为,你会换上医生的白大褂。”郑旭现在也没办法把小倩当成医生,言语间还带着些许的挑逗的意思。

  “通常不是特定的要求,我不会穿医生制服,我需要让患者放松。”

  “其实我觉得,你穿制服,一定好看。”里面什么都不穿的那种。

  小倩抬起手,作势要比锯齿,郑旭服了她了,忙停止对她的调戏。

  “我的情况,到底属于哪一种?”

  “心理疾病,一般是由三个原因引起的,因脑神经引起,比如遗传或是脑部肿瘤以及外部刺激,第二种是神经传导物质失去平衡,这样的可以通过药物治疗,第三种因为心里障碍,恐怖症大多数都是第三种情况,我想你也是,但是究竟是什么刺激了你,给你留下阴影,这谁也不知道,我们找出这个原因,治疗就快了。”

  这一串专业的术语,郑旭听不懂,但是他的表情,慢慢变的严肃。

  “你真的,是心理医生?”

  “否则,你以为我是什么?你看的那些岛国片里,穿着医生制服玩制服诱惑的女人?”小倩扫他一眼,郑旭看她的眼神,变了。

  从逗着小姑娘玩的不正经,变成了平等,他有预感,这女人,说不定真的能治好他!

  “那你打算给我怎么治?”

  “系统脱敏疗法加催眠治疗,现在,你看着我画的图案,会怕吗?”她举起手里的纸,上面画着波浪线。

  郑旭摇头.

  小倩拿起一张,比刚刚那个棱角分明一些,郑旭继续摇头,就这样,试了十多张,郑旭终于有些畏惧了。

  “这张怎样?”小倩又举起一张。

  郑旭面色苍白,呼吸加快,不想在女人面前露怯,咬牙说道,“不怕。”

  “打肿脸充胖子对你没有一毛钱好处,记住,我是你的医生,很好,我们现在已经找出了你的主观焦虑程度,按着你恐怖的顺序,我们把这些纸排序,下次治疗,我们继续。”

  她把纸上的锯齿做出序列,下次依然可以用到。

  “好了,下面我们进行系统脱敏,请你躺在椅子上,跟随着我的声音进入放松状态。”

  郑旭躺在椅子上,小倩轻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吸气吐气,放松,想象头顶有一道光划过你的身体,光所到之处,你就会放松,你的头发,放松了,你的额骨放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