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夜半英雄救美女
本站短域名:m.nbw.la

  于明朗屹立在窗前,想着心事。

  他妈刚来过,一脸痛心,又说不出口,欲言又止的离开,隔了不到俩小时,又折了回来,含蓄的给他扔了一锅不知道什么玩意做的,但味道很怪异的汤。

  那汤就放在窗台上,纹丝不动。

  于明朗不知道,这汤,是于母给他壮...阳的。

  上午于母跑过来想“偶遇”儿子女票,结果扑了个空,于母一琢磨,坏了。

  这时间...有点短啊!

  再加上大儿媳妇密报,说老么买了一堆礼物,没直接给人家姑娘送去,绕着弯的给海昭转送——于家三姑娘虽然是唱歌的,但是消息网特灵通,海昭又是个没骨气的家伙,不打就招。

  这一大圈情报绕下来,于母不淡定了。

  完了,儿子肯定是工作太累身体被掏空,遭到女票的嫌弃,只能卑微的示爱了,这个汤啊,还是要补起来的。

  于明朗还不知道自己被母亲扭曲成这样了,他站在窗前看月亮。

  今晚的月亮真圆,小倩也在看吗?

  他家距离她家,开车不过就半小时的路程。

  空间能够通过移动改变,那么时间,能改变吗?

  等到她大学毕业了,他都28了,大学里那么多帅小伙,那时的她,能看上已经奔三自己吗

  想到那么多双年轻的眼睛,盯着“他的”女孩看,于明朗心头一股说不出来的烦闷。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一秒都等不下去。

  心里就一个疯狂的念头,不断的抓着他的心。

  于明朗抓起车钥匙,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他知道,如果不在回单位前看她一眼,他会很不舒服。

  哪怕只在她家楼下,不叫她出来,只看看她的灯光下的倩影,就一眼。

  白塔岭洗衣店门前,几个人影鬼鬼祟祟。

  “发哥,就是这家吗?”

  几个人拎着几桶汽油,一个人放哨,另外几个四处张望。

  这个点儿,路上基本上没人了,这一片没有路灯,只有还没睡的人家流泻出来的灯光,还有天上的月光照路。

  被叫发哥的男人,光着膀子,背后绣着劣质的大龙纹身,体型微胖,一看就是地痞流氓。

  “就是这儿,麻溜的把汽油浇上,一会火着起来,咱就跑,千万别让人看着。”

  “不会闹出人命吧?”

  发哥伸手拍了下他的头。

  “这种二层楼,火一着人就跑出来了,死不了人!给咱钱的人说了,这家的人得罪人了,把她家房子烧了吓唬吓唬她,动作快点!”

  几个混混开始倒汽油。

  于明朗是步行过来的,车停在村口的路边。

  晚上开车,会有声响,如果被她看到了就不好了。

  他只想站在她的楼下,再看一眼,看完后就能安心的回单位加班了。

  还没走近小倩的家,就看到几个人影鬼鬼祟祟的,于明朗瞬间提高警觉。

  看清他们的动作后,于明朗眯起眼...

  “动作麻溜点,点上就跑——哎呀我擦!”光膀子龙话还没说完,就觉得自己眼前一黑,都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就被人从后面,用手刀砍了脖子。

  于明朗那是什么手劲儿,这些混混,怎么可能是身手过人的于明朗对手,直接被砍晕了!

  另外2个小喽啰正在点火,报纸已经燃烧了,听到声音后忙转身,看到大哥被敲晕后,俩人忙从兜里掏出水果刀,对着于明朗一左一右的刺过去!

  小倩站在阁楼上,原本是看星星,突然闻到一股汽油味,隐约还能听到有人喊了句,捅他!

  她拉开阁楼的窗户,小心翼翼的踩在阁楼的斜坡上,向下看,刚好看到于明朗一拳撂倒一个坏人,另外一个拿着刀从他后面捅了过来!

  “小心后面!”她喊了出来,声音还没落下,于明朗就跟身后长了眼睛似得,反腿一踹,刚好踹到那个坏人的手上,坏人手疼的一抖,刀掉了下来。

  瞬间就解决掉三个坏人,另外一个点燃的报纸就落在距离汽油不远的地方,还未熄灭。

  可见于明朗的速度有多快。

  小倩看到这一幕,精明的大脑瞬间就判断出情况了。

  有人来她家捣乱,被于明朗出手解决了。

  于明朗为什么出现在她家楼下?

  这真是个耐人寻味的问题。

  “报警去。”于明朗见自己曝光了,只能这样说。

  小倩眼珠转了转,看到地上躺着三个混混,脑子里快速的闪过一条信息。

  陈林在外面经常欠赌债,但前世没发生过这样的事儿。

  所以这三个人,有很大的可能,是倪建仁或是李振派来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机会来了!

  “妈,快下楼看看,有人放火!”小倩扯着嗓子喊完后,纵身从二楼的阁楼斜坡上,跳到一楼的雨台上,然后又跨步,从雨台挪到大门的平坡上。

  于明朗发誓,自己绝对,不是故意看的。

  必须要严肃脸声明几点。

  他没想到,她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用这样的方式过来。

  他也没想到,她穿的睡裙。

  他更没想到,他在下,她在上,她迈步的瞬间,隐约可见那水粉色的...

  于明朗脸瞬间涨红,趴在地上喊疼的混混,听到楼上有人说话,条件发射的想抬头。

  于明朗动作迅速,一脚就给人的头踩地去了,吃土去吧,人家的周芷若同款的内在美,岂是你等凡人能窥视的?!

  小倩还不知道自己在短短的几秒当中,被狙击手哥哥看了个一清二楚。

  这些汽油味,以及地上的混混,给了小倩极大的灵感。

  大门约有2米高,门顶部有一个一米长半米宽的台子,小倩现在就站在这上面,不顾一切的往下跳。

  于明朗看到她的动作,不假思索的冲过去,手臂摊开,刚好接住她。

  “脚还没好跳什么!”

  软玉温香抱在怀里,姑娘又只穿了薄薄的睡衣,于明朗顾不上回味美好,一开口就是指责。

  如果不是他抱着,这丫头肯定要摔伤,虽然门不高,可是没接受过正规训练,一看动作就不标准,一看就——挺白?

  他低头,一不小心,看到怀里姑娘睡衣领口下,那一片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