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小倩,王炸!
本站短域名:m.nbw.la

  听到小倩想要把东西都搬到自己屋,陈林不干了。

  “你这个当姐姐的,怎么一点没有当姐的样?给你弟弟留点!”

  我孩子爸买给我的东西,凭什么给别人?小倩冷哼。

  “你让大龙盖粉色的被子?”

  “让你妈给做个蓝色布套,他那被子是该换换了,还有吃的,也给你弟送上去,上学累,需要补补脑子——你也抓一把。”

  小倩撇了眼,于呆子还真实在,给她买的都是坚果类能存的住的零食,看样子能有好几斤,这玩意很贵的。

  陈林真“大方”,好几斤,就让她抓几把。

  “我一把也不给他,他需要补,我就不需要?他被子该换了,我就不该换了?”

  陈林被小倩噎的,沉着脸,“你跟你弟弟比什么,能不能有点当姐姐的样子了?”

  “我就是当妹妹,你还是把好东西给你儿子吧?我还就告诉你了,今儿这东西都是我的,谁敢动一下,我放火烧了!”

  这是于明朗给她的东西,凭什么要分给那个纨绔弟弟!

  “他爸,你少说两句,倩儿这亲事刚黄,她心里不好受,这用品都是粉红的,都给倩儿,吃的一人一半,行不?”

  “不行!都是我的!”于呆子买的,谁也不给!

  陈林怒了,指着小倩,“你这完蛋丫头,越活越回去!大学你考不上,嫁人你又嫁不出去,往自己身上哗啦东西你倒是有能耐了!”

  小倩突然露出迷之微笑,从兜里掏出一张红彤彤的纸。

  “谁说我考不上的?”

  陈林一看,哎呀卧槽!

  惊得说不出话来。

  贾秀芳抢过来,翻开...倩儿,你是不是魔怔了,考不上大学,自己做了个假的?”

  “没看盖着章呢?”

  “啊!哪里来的?”贾秀芳大喜过望。

  “今儿遇到我们班一个老师,她觉得我不应该落榜,特意帮我查了下数据,哎呀,原来弄错了,我考上了。”

  小倩看着已经凌乱的陈林,心情那叫一个好。

  “那录取通知书怎么才送过来?”贾秀芳翻过来调过去的看,确定这是真的,瞬间把女儿亲事黄了的悲伤抛在脑后。

  “录取通知书是老师帮我补的啊,我这老师啊,比班主任靠谱,班主任一问三不知。”小倩笑意盈盈的看着陈林。

  “你再给我说一遍,谁考不上大学啊?我想,录取通知书你应该看过吧,985重点大学,全国心理学最牛的专业学校,高考668分,这成绩够咱们家摆酒席了吧?”

  贾秀芳大喜过望,“摆,摆!我就说我闺女学习那么好,怎么可能考不上,哈哈哈,马上摆,让你舅还有你几个大爷都看看,我家倩儿才没关键时刻掉链子呢!”

  当初老师说小倩落榜,大家都不信。

  但是陈林说这丫头报考的都是重点大学,而且还写了不服从分配,所以被挤下来也很正常,一般人家这种情况都会让孩子复读一年,毕竟这是学霸,但是陈林抠门,急着让小倩嫁人。

  所以很多亲戚,不明面说,背地里都把小倩落榜这事儿当成反面教材,女孩读书有什么用,考不上大学...

  现在,这个红彤彤的录取通知书一拿出来,贾秀芳激动了,热血沸腾,恨不得马上拽着小倩游街去,你们谁说我闺女没出息来着,都给我睁开狗眼看看,我家考了多少分!

  陈林不顾已经要乐疯的贾秀芳,越过小倩,直接上楼。

  他想不明白,已经藏好的录取通知书,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女儿手里。

  “他爸,你干啥去啊,倩儿考上大学这么好的事儿,你怎么不跟着乐呵?”

  贾秀芳现在满脑子扬眉吐气的感觉,前几天憋屈的太厉害了,这会突然舒心了。

  小倩知道,陈林现在不仅不乐呵,还要气死了。

  她挽着贾秀芳的手,乐呵呵的问。

  “妈,这东西是不是应该给我?我上学都能用到。”

  “给给给,都给你!”

  “那大龙呢?”

  “不用管他,刚他班主任还打电话,说这一暑假都没看他去补习班,不着调的玩意,给他花那么多钱报名暑假辅导,竟然逃课!”

  贾秀芳随便的挥挥手,家里出这么多破事,终于有一件舒心的了。

  沉不住气的更年期家庭妇女,马上抱起电话,挨个亲戚的拨打过去。

  “她婶儿啊,跟你说个事儿,我家倩儿啊,考上大学了!省内最好的大学,我琢磨给孩子摆桌,升学宴啊,他们老陈家哥几个谁家孩子也没考上这么好的学校,就去年她大爷家出了个大专生,给他们得瑟的逢人就吹,我得多给我姑娘摆几桌...结婚?结什么婚!她才多大,上学要紧啊,再说那男的也不行,有乙肝...”

  贾秀芳的声音快把房顶震塌下来了。

  小倩知道,她这情绪一上来,电话能打一上午,挨个亲戚通知一遍,然后还得邻里四处宣扬,考上重点大学这种事摊在谁家,都足够高兴很多天了。

  不过楼上那个小气的男人,估计要气死了吧?

  小倩翻看着于明朗换着花样送过来的东西,幸灾乐祸的想。

  陈林的确要气死了。

  他打开藏录取通知书的那个肥皂盒,里面就一张纸条。

  他人生气我不气,气坏身体无人替,请来医生把病治,反说气病治非易,淡定!

  气、死、人、了!!!

  这个死丫头!

  陈林把纸条撕了,只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把录取通知书撕了。

  他当初留下录取通知书,是想以后跟狐朋狗友喝酒的时候吹吹牛逼,证明自己也养过一个学习好的丫头。

  可是木有想到,被这死丫头翻出来了。

  这丫头鬼心眼太多了,用这样的方式气他,就是笃定他没办法说实话。

  现在楼下的那个傻婆娘已经乐疯了,亲戚朋友都知道这丫头考上大学了,他要是不供孩子,家里的亲戚一人啐他一口,这以后就抬不起头了。

  可是他现在,根本没钱啊,家里的存折早就被他提空了,现在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