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别侮辱我的智商,也别诋毁那个好姑娘
本站短域名:m.nbw.la

  面对俩花裤衩的道歉,小倩面无表情。

  “我不会原谅你们,永远。”

  前世的仇恨,爱女的离世,怎么是一句空洞没有诚意的对不起,能够化解的。

  此仇无处可消除,如果给这份仇恨加一个期限,那就是,永远。

  小倩像是女王,头也不回的离开,擦肩而过于明朗,她停下。

  “多管闲事的男人。”

  于明朗并不生气,小倩又低声补充了句。

  “...谢谢。”

  “不客气。”

  看小倩带着照片离开了,李振和倪健仁心里都心急如火,看于明郎没打算放过他们,只能对于明郎各种哀求。

  “表弟,你就放开我们吧,你看那个女人,那么狂傲,你帮她,她也没有感谢你,你为了个外人,跟自己兄弟闹僵多不好,放我们起来,我跟你解释。”

  于明朗根本懒得听李振说了什么,他看小倩离开,只觉她的背影好孤独。

  一般姑娘遇到这种事,要么哭要么闹,她很冷静,知道用自己的行动保护自己,可是,这种危险的取证,难道不是应该带着家人来做吗?

  可是她的家人,却只想把她卖掉,就连取证,也只能让她自己来完成。

  一个姑娘太过坚强,只意味着一个事儿,没人肯疼惜她,于明朗突然很心疼。

  如果有人能多疼爱她一些,她脸上的孤独身上的寂寞,是不是能少一些

  而此时,李振哔哔哔,扰的于明朗终于回过头,看着自己控制的俩孬种,松开脚,对着光着膀子的倪健仁说。

  “滚!”

  倪健仁吓得腿肚子都软了。

  他不知道这个凶神恶煞的男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虽然看着好性格,好帅,好man...

  忍不住犯了下花痴,多看了于明朗两眼。

  于明朗被他这猥琐眼神看的恶心,眼一眯,又是一抬腿,狠狠的踹他身上,倪健仁惨叫一声,头也不回的跑了。

  呜呜,帅是帅,可是也太凶了,还有暴力倾向!

  “不准回房间,直接滚出去!”于明朗的话让倪健仁脚下生风,都顾不上于明朗会怎么处理李振。

  没于明朗的命令,倪健仁不敢回房间拿自己的衣服,只能穿着花裤衩,狂奔出酒店,真是个可怕的一天,先来个女魔头,又来了个男煞星!

  弄走了倪健仁,于明朗冷眼看着李振。

  李振赔笑,“表弟,那我也回去。”

  朝着房间走,却没想到,于明朗也跟了过来,当门咔嚓一声,被于明郎反锁后,李振腿肚子都哆嗦了。

  “把刚刚那个姑娘的事儿,告诉我。”

  “她叫陈小倩,是倪健仁的朋友,喜欢倪健仁,非得纠缠着他,我跟健仁就是同事啊,这是打麻将累了,来旅店休息一会,这疯婆子窜出来,瞎吃飞醋,你看,都是误会一场。”

  李振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原来,她叫小倩。好名字...于明朗分了下心,犀利的眼扫视了一圈,地上扔了个撕开的套子袋。

  床头摆着纸巾,一张单人床,上面乱七八糟的,还有俩人的衣服,从浴室扔到床边的地上。

  于明朗听李振一再的诋毁小倩,终于出声。

  “李振。”

  “表弟,怎么了?”

  迎接他的,是于明朗的铁拳。

  “别侮辱我的智商,也别诋毁已经被你们无耻行径,伤害过的姑娘!”

  后面一句,是重点。

  李振被于明朗打的眼前冒金星,于明朗想到小倩孤独的身影,对这个无耻的男人,怒火更甚。

  他放倪健仁滚,是因为那不是他们家的人,但是李振,这个臭不要脸的,是他们家的人,自己家人做出如此无耻毁人一生的事,他绝不姑息。

  所以,于明朗决定,用一种比较直截了当的方式,替小倩出气。

  他掰了掰手指,拳打脚踢的,把李振当成沙包狂揍!

  “啊!于明朗,你疯了!我是你表哥!”

  李振哪里是于明朗的对手,于明朗打的又很用力,李振觉得自己要被他削死了。

  “她就是个外人!我是你表哥!”

  “我没你这样的表哥!”于明朗出拳,心里又多加了句。

  她也不是永远的“外人”...

  小倩出来后直奔Q市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找到一家给照相馆批发的小店,采购了简易的胶卷冲洗套装,她要亲自的动手洗照片。

  回家时,店门锁着,璩雪不见了,不知她是不是被小倩吓的去医院了,但那不重要。

  小倩开锁进屋,走到自己的房间,把房门反锁上,拉上窗帘,把房间变成一间暗室内,然后掏出洗胶卷的暗袋、小桶,摆放好后,开始调配洗照片用的布利克斯、显影粉等化学试剂,搞好后,开始洗照片。

  前世她热爱摄影,女儿出生后,虽然有数码相机可以打印,但是她更迷恋胶卷相机拍摄出来的质感,为了女儿,这一套洗照片的技术她掌握的很熟练。

  现在,她用这套为了女儿学的技术,报复渣男,游刃有余。

  她没有买放大机,那玩意太贵,但是洗点小尺寸的,也足够让人看清。

  女人强大到一定程度,还需要男人吗?小倩处理这些事的时候,一直在想。

  她觉得自己不需要男人,可是于明朗刚刚为了她打架的画面,再次浮上心头。

  他把她拽到身后保护着,看着他的背影,小倩觉得特别踏实。

  可是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只有踏实,就够了吗?

  小倩不愿意多想,因为她发现,当她独自思考跟于明朗有关的事,洗手强迫症就会发作。

  事情进展到这一步,小倩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回头路,必须要把接下来的事情处理完,决不能拖泥带水。

  她随手写了张纸条,放在陈林藏录取通知书的香皂盒里。

  收好胶卷底片,把相机放回远处,洗胶卷的设备全都放在袋子里,拎着出去扔掉。

  出了家的小倩,直接到公用电话亭,打电话给倪建仁。

  “出来,我有笔生意,要跟你谈。”

  倪健仁接到小倩的电话,心忽悠一下,捂着被于明朗揍疼的伤口。

  “陈小倩,你这个疯婆子,你到底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