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受伤小孩
本站短域名:m.nbw.la

  很多家长教育孩子尊敬老人,但是口头说完后,转身就对长辈不尊重,孩子都会看在眼里,并潜移默化的形成一定的价值观。

  看老师这种表里不一的做派,以及市场里遇见的那个只会打孩子,用粗暴语言强行管制孩子的父亲,小倩已经预测到这个孩子的未来。

  “如果,你没有找到正确的治疗方法,你的女儿最后会发展成什么,你知道吗?”

  “小偷...”班主任喃喃自语。

  “病理性偷窃,严重的情况会发展为精神分裂和旅途精神病,伴随自我定向障碍、偏执性妄想幻想,也就是我们俗称的,神经病。”

  当小倩说出,精神病三个字时,班主任哭着摇头。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我们会教育好她的,她现在还小,大了懂事了,就会好了!”

  “很多家长,都会用长大就好,这样的方式自欺欺人,你可曾知道,人的身体外貌随着年龄变化,但是心里的那个小孩却可能停留在受伤的时刻,如果不加以引导,会跟着她一辈子。”

  当了一辈子心理权威,小倩看了太多这样的例子。

  虽然每个人的成长经历,以及心理承受能力都不一样,但是所有的bt杀人犯,只要是严格的追溯,一定会有一个受伤的童年,无一例外。

  因为幼年时受了刺激,长大才会形成偏差,身体长大了,可是那个受伤小孩,还停留在童年,表现在外在,就是人长大了,心却扭曲了。

  小倩觉得,她现在这种有仇必报的性格,就是经历过一次次的受伤后,磨砺出来的,只是她情商不算低,智商又高,所以有一套底线,虽然手段狠,但是智商和情商约束下,她不会伤及无辜。

  但是有多人,能有小倩这样的情商和智商?

  “我们会纠正她的,雅雅不会变成你说的那样!”

  “你们自以为正确的方法,其实非常可笑,儿童如果发生心理疾病,无一例外就是感受不到爱,她心里已经有一个洞了,你不去填补,反而暴力去压制,她的洞会越来越大,表现在临床上,她的病,会越来越重。”

  “你胡说,你胡说!”

  “你女儿的情况,会分为几个阶段,现在是初级阶段,病情持续恶化,她就会思维松弛,会因为你们的制止而产生暴力抗拒行为,甚至是自残,到了最后一个阶段,会有偏执妄想等精神分裂,到时候,你就算找心理医生,也没有用了,要去挂精神科。”

  小倩已经走远,班主任捂着脸,痛哭出声。

  空无一人的房子里,只有墙上破碎的德字,默默的看着这一切。

  小倩走在里空无一人的校园里,突然很想洗手。

  用力的,狠狠的洗。

  她还是手软了。

  她可以把班主任举报毁了她,但是一旦那样,那个得了偷盗癖的孩子,一辈子就彻底毁了,母亲的形象如果崩了,孩子伤痕累累的心,就又会增加一些伤,到时候再无法弥补,不疯也会加重病情。

  让老师抄一段时间教育孩子的书,把孩子养在身边,长期的陪伴可以把孩子心里缺失的感情补上一些,虽然这样没有办法彻底治疗孩子的病理性偷盗,但能给后面的心理医生治疗,奠定好的基础。

  只要老师肯带孩子去看,这孩子还是有救的。

  校园里的小龙卷风又刮了起来。

  真的有鬼吗?如果真的有,她希望小唯能过来看看她。

  小唯啊,从你走后,妈妈心里的那个受伤小孩一直哭着想你,可是为什么见不到你,心里破的那个洞,谁来填补。

  “行善积德没办法换来我想要的,我还是继续当个反面女boss,这样的善良与怜悯,下次我不会有了。”

  小倩轻语,眼泪划过脸颊,小龙卷风吹啊吹。

  离开学校后,小倩沿着街道一直走,直到脸上的泪干了,又找了家kfc,进去使劲的洗了5分钟手,洗到服务员都斜眼看她,这才恢复成冷漠的表情出来。

  接下来,她要办正事儿了。

  跟她取证的随身听一起放着的,还有个相机。

  那个相机,就是她赚取学费的关键。

  按着弟弟陈子龙说的那个酒店位置,小倩过去,坐在酒店对面的冷饮店里。

  点了一壶菊花茶,小倩就这样坐的笔直,默默的看着窗外。

  服务员看到这一幕,过来询问好几次。

  “妹子,你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啊,愿不愿意跟姐姐说说,姐姐开导开导你。”

  服务员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姐,有着温暖的笑,看小倩一直坐着,怕她是有什么想不开的,过来聊几句。

  小倩回她一个笑,“谢谢,我没事。”

  突然,小倩看到了,红色的小qq晃晃悠悠的开过来,她站起身,掏出20块钱放在桌子上。

  店员给她找钱的功夫,小倩已经往外走了。

  “妹子,找你钱啊!”

  “不用了。”一个陌生人对关怀和微笑,对小倩来说,给点小费也没什么。

  她马上就要有钱了,开qq那个傻x,自会给她钱。

  小倩已经走出门了,大姐追过来,硬是塞她5块钱。

  “下次再来光顾就好了。”又是一个温暖的笑。

  小倩愣了下,她前世太习惯给小费了,大姐这样说,她稍微有些不适应,随即点头,回对方一个笑。

  善良的人,传递一些温暖,很少能想到要回报,坏的跟倪健仁那样的废物,就算伤害了别人,也不觉得是伤害,这就是差距。

  小倩出去后,倪健仁已经进了酒店,小倩蹲在他车的轮胎边上,趁人不注意,取下气门嘴帽,用刚刚要来的牙签,对准气门缓缓都插进去。

  刺啦的声音传来,小倩满意的点头。

  看来,她已经适应自己底层身份,在什么位置就做什么样的事儿,如果还是前世那个有钱女boss,她怎么会放贱人的车气儿?

  她通常,都是让人撞过去,没事儿就给贱人来个追尾啊,碰瓷儿什么的,有钱有有钱的玩儿法,没钱,也有没钱儿的玩法。

  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可是当小倩放完气,站起身也进入酒店的时候,旁边酒店的二楼雅间窗前,一双利眸把小倩的动作尽收眼底。

  “队长,肉熟了,你再不吃,兄弟们抢完了啊!”

  于明朗起身向外走。

  “这顿我请,你们慢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