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写不完平方,再写不完立方!
本站短域名:m.nbw.la

  在强大的事实面前,班主任无力反驳。

  小倩把她逼退到墙角,班主任靠着墙壁,身后的墙上,有一副毛笔书法装裱的字。

  “厚德载物?”小倩读出墙上的字,班主任的脸,已经雪白。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送给师者最高的赞美,形容一个人的品德高尚,老师,你告诉我,每天就在这幅赞美德行的字面前,你做那些昧着良心的事,你配不配得上,老师二字?”

  小倩的声音不大,甚至可以说,是温柔的。

  就是这样温和的声音,配上拷问灵魂的字字犀利,轻而易举的,击垮了班主任的心理防线。

  班主任掩面,几乎是泣不成声。

  “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学校和教育局,我还有孩子要养。”

  陈林找上班主任的时候,她也是犹豫的。

  小倩的高考成绩不低,教出这样的孩子,是有奖金的。

  可是陈林对老师说,家里条件太困难,还说自己妻子得了绝症没钱看病啥的,又给老师塞了钱,那钱比奖金,不多不少,刚好多了50。

  被小倩逼的崩溃的老师,说出50块钱的时候,小倩笑了。

  “你就为了多那50块钱,把我的一生给毁了?”

  呵呵,她前世一切痛苦的源头,只值50块钱?

  还有那个父亲,不,以后不要叫他父亲了,他不配!

  为了不让女儿上大学省钱给儿子,连妻子得绝症这种不要脸的话也说出来,小倩已经彻底记住了他,并决定,加大报复陈林的力度。

  “陈小倩,你原谅老师这一回,我下次绝对不会,绝不...”如果被捅到教育局,她就彻底毁了。

  “这种事,你是第一次做,但是给送礼的孩子座位换到前排,这些事,你没少做吧?我从来不会原谅欺负过我的人,因为一次原谅,会带来后面更多次的伤害。”

  学校,原本应该是最单纯的地方,可是有些不公平,从学校就已经开始了。

  “你给我起开。”

  小倩说完,拽着班主任退后几步,抄起桌上的水杯,用力的砸向墙上那副字,装裱过的玻璃应声而碎,碎片四溅,吓的班主任尖叫。

  小倩砸的,刚好是厚德载物的德字上,德字被砸的破碎。

  “我爸给你的钱,你必须还给我。”

  班主任被小倩吓的二话不敢说,忙拿了550块钱出来。

  “陈小倩,录音的事...“

  “录音,我原本是想上报来的,但是你女儿救了你,呵呵。”

  小倩拿过钱,指着被她砸碎的字框。

  “这个,不允许你修,不允许你换,碎玻璃清理下来以免砸到你的孩子,这个脏污的德,就挂在你视线可及的地方,当你站着人位不干人事儿的时候,就抬头看看这个,如果让我知道你再敢为了钱毁别人孩子的前程,教育局一定会收到录音。”

  班主任忙不迭的点头。

  此刻的陈小倩在她眼里,那就是不折不扣的恶魔。

  小倩看着破损的德,面无表情。

  “你手抄、、,每天最少十页多了不限,每个月给我邮寄一次,按着现在废品回收的价格计算,3毛钱一斤,什么时候抄够166.6斤,够50块钱了,什么时候把录音带还给你!”

  班主任傻眼了。

  第一次听到...如此新奇特的报复手段!

  “当学生功课达不到你的标准,你不就是罚学生抄写吗,现在我只是用你的方法收拾你而已,我上了10多年的学,都是这么过来的,老师,你认为我10多年,就只值50块钱,好,我就让你知道,50块钱,可以很轻,但是也可以很重!”

  500张a4纸,约等于4.3斤,160斤,需要1.8万张纸,至少要5年才能写完,小倩的学霸脑子,轻松换算出数据。

  “用你5年,换我13年,我是不是可以说,我太仁慈”

  当你轻描淡写的,踩别人的伤口时,别怪别人同样踩你,因为你活该。

  “陈小倩,你这种方法,我没有时间!”

  “你动不动罚学生写东西的时候,考虑过学生没有时间吗?学生也是要睡觉你知道吗?背不会罚写,写错了罚写,写不完罚写倍数的平方,再写不完立方!老师,都是你教给我的啊!你罚写的时候,口口声声说为了学生好,现在,学生也是为了你好啊。”

  班主任沉默,自己惯用语学生身上的手法,被人用在自己身上,竟然如此难受。

  “为什么...都是教子方面的书?”

  “你写的时候,让你女儿呆在你身边,不许把你女儿送到别人家,就带身边养着,家人陪伴会减少偷盗冲动,她如果继续偷东西,你不许打她,就带着她一起默背这些,她写一遍,你写两遍,让她看着你写!这个诊断费,我不跟你收了,就当是你我师徒一场。我从来都是恩怨分明。”

  她终于明白,那个患有偷盗癖孩子,患病原因是什么了。

  “陈小倩,我在你录取分数上隐瞒,是我对不起你,你要怎样对我我都能接受,可是,请你不要连带我的孩子!”

  “你给谁演慈母呢?你的女儿,患有病理性偷盗癖,她去偷她根本不想要的东西,把这些藏起来,尽管她内心挣扎,可是无法克服继续偷的冲动,这都是你带给她的!”

  “你胡说,我一直教育她,让她当个好孩子...”班主任的孩子,是她内心不能说的伤。

  她和丈夫都是有体面工作的,孩子有这种习惯已经维持2年多了,打骂都用上了,但是孩子越来越严重,最后怕这孩子留在身边,对自己和丈夫的工作不利,这才送到奶奶家养着,暑假接过来,没想到,她还是偷东西。

  “病理性偷盗,都有一个形成的原因,虽然病的是她,可是让她患病的,却是缺失的家庭温暖,以及父母的言行不一。”

  小倩的双目犀利的看着班主任,“可曾想过,一万次苍白的言语教育,比不上一个实际行动,当你嘴上说,偷盗不好,可是实际自己却偷鸡摸狗,对一个价值观还没有形成的孩子,会有怎样的影响?”

  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