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吃了我的吐出来
本站短域名:m.nbw.la

  在没有经历一些事情前,对待老师的印象,小倩总是停留在辛勤的园丁,教书育人这些阳光积极的层面。

  站在班主任的教职工一排二层连体小楼楼下,小倩抬头,看着斑驳的教学楼,轻轻的说道。

  “如果不是,老师您颠覆我的三观,为我示范了什么叫表里不一,在其位不谋其职,一心向钱看,我想,我成为心理医生后,不会跟您一样只为了钱不考虑自己神圣的使命,为了替前世被我索要过高额医药费的患者出气,我决定,跟老师您算算总账。”

  推了推眼镜,又补充了句。

  “刚刚那句,是官方套话,说实在点,就是,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就这么简单。”

  班主任是个30多岁的女人,带着黑框眼镜,看起来一丝不苟,不用开口都能嗅到那股浓烈的班主任的正气。

  就是这么“正气”的人,收她爸的好处,隐瞒她考上大学在先,后来又收贱人家里的钱,拦着不让转档。

  班主任有老师的表,却没有老师的里。

  小倩上楼的时候,班主任正在学校分给她的二居室里,指导孩子功课。

  “雅雅,妈妈是怎么教育你的?这么简单的判断题,你竟然不会?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的根本任务是提高全民族的素质,这是送分题啊!”

  班主任刚好,是政治老师,看到女儿这么简单的题都做不对,非常恼火。

  “可能是因为,当老师的素质都不高,所以孩子感觉到课本与现实严重脱轨,所以回答不上来。”

  小倩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里,突兀的响起。

  班主任没想到小倩会来,拿出班主任的威严,不悦的皱眉。

  “你忘记敲门。”

  “是不是,应该再喊一声报告?我想你忘记了,我已经不是你的学生了。”小倩自顾自的走进来,看到趴在桌子上写作业的那个孩子,有些惊讶。

  这女孩,不就是她刚重生那天,因为偷东西被打的那个女孩子吗?就是得了病理性偷盗癖的孩子!

  看到小倩,女孩脸有些红,局促的看着小倩,就怕她在妈妈面前,提起她偷东西的事。

  “雅雅,你先出去。”班主任意识到小倩来者不善,把女儿支走。

  小倩把门带上,手在兜里按了下。

  “你来做什么”班主任问。

  “我是来跟您,确定下,我高考的分数,我想知道,自己是不是落榜了。”

  听到小倩说这事儿,班主任的脸色变了变,声音也有些不自然。

  “分数,我不是早就告诉你了吗,我那么多学生,怎么可能每一个都记得...”

  “呵呵,别人的,你可能记不住,但是我的,你应该不会忘吧?嗯,你忘记了,也没关系,我帮你回忆下。”

  小倩从包里,拿出一叠试卷,这是她刚从路边买来的今年高考题库。

  “用不用,我现在在这里给你做一遍?老师,我高中三年,成绩从来没有掉过全年级前三,今年咱们省文科状元分数是685分,我虽然达不到状元,但是几次摸底考试没有一次掉过640的我,怎么可能落榜?”

  这些话,她前世就想问,可是那时候的自己,社会阅历太少,就算心里有话,也不敢说,尤其是,班主任代表着绝对的权威,那时候的小倩没有勇气对权威宣战。

  但是现在,她问了。

  班主任从来没有想过,这个话不多的尖子生,竟然能问出这些问题,而且每一个,她都无从反驳。

  苍白着脸好几十秒,才强词夺理,试图拿出老师的权威压制小倩。

  “平时不好好读书,考砸了就跑到老师家里闹?你这样的德行,是有问题的。”

  “你说这话怕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我读书好不好,你会不知道吗?德行,是啊,你是政治老师不假,可是你所做的,莫说不配为人师表,就连做人,你都丧失了底线。”

  班主任收陈林钱的时候,绝不会想到,给自己惹了这么个姑奶奶,小倩字字犀利,她竟然无力反驳,只能转身,准备出去。

  小倩挡着门,“你再给我说一遍,我考了多少分!”

  高考分数查询,大概再有个一两年,就可以通过网络查询了,可是在网络没有彻底普及之前,有些黑心人为了利益坑了多少人,谁也不知道。

  “你不要胡搅蛮缠,没考上,就是没考上!”

  得到了这句话,小倩终于放杀手锏,她从自己的包里,掏出那张红色的录取通知书,以及邮局的单子。

  “那你告诉我,这是什么?”小倩拿着通知书,开始一字一句的念。

  “陈小倩同学,我校决定录取你入社会学与心理学学院,临床心理学专业学习,请你于...”

  小倩还没念完,班主任嚣张的气焰全部不见。

  “你怎么拿到的?!”

  “我是怎么拿到的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老师,你说如果我把我们之间的谈话录音,交给教育局,你猜,他们会怎样做?”

  小倩从兜里掏出随身听,比了又比。

  班主任面无血色,退后一步,看小倩的眼神,像是见了鬼。

  她才是个孩子啊,一个十多岁的小孩,怎么会有这么狠的手段?

  小倩像是读懂了她的心思,旁若无人的走到老师家柜子前,里面满满的马列毛邓各种理论书籍,很讽刺是吧,政治老师,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老师,你在课堂上,满口的仁义道德,理想与拼搏,怎么私下里,为了自己的丁点小利,去毁一个年轻人的理想?你所谓的拼搏,难道就是踩着别人的尸体往上爬?”

  “既然已经拿到通知书,就回去准备入学,其他的说了也没有意义。”班主任的声音明显心虚,小倩说去教育局告发她,让她非常害怕。

  这样的事传出去,她肯定不能当老师了。

  “没有意义?什么有意义,你告诉我?学前班1年,小学6年,初中3年,高中3年,我读书整整13年,人的一生,有多少个13年可以浪费,而你一句,没有意义,就想敷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