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又遇于明朗
本站短域名:m.nbw.la

  小倩拎着打包的几个菜,跟着脸色青铁的倪建仁前后离开酒店。

  明明心疼钱,还要装作不在乎,贱人的反应落在小倩的眼里,只觉好笑。

  贱人红色的qq就停在路边,为了省停车位,宁愿冒着被贴条的风险,几块钱都舍不得,却给小倩付了那么多钱,心理阴影面积,是无法估算的。

  他越是不爽,小倩越开心。

  外面都是骑着单车的孩子,看到这些跟小唯差不多年纪的小孩,衬托着贱人的大便脸,顿觉晚风无限好,夏季好时光。

  只怪她前世遇到渣男的时候,太年轻。

  否则就这种开qq,都得选择红色的娘炮战五渣,怎么能欺负到她。

  倪健仁走到车前,看都不看这个刷了自己半个月工资的女人,硬着声音说。

  “我跟你不顺路,你自己走回去。”

  “你是,在下面那个吧?”

  小倩前世还没琢磨明白贱人和他姘头的体位问题,现在明白了。

  这么斤斤计较,跟老娘们似得性格,一定是下面的。

  说不定,就是因为前面硬不起来,所以才自甘当下面的,小倩有点邪恶的想。

  “你说什么?”贱人心疼钱,没听清楚。

  “我说,这些留给你,回去慢慢吃。”小倩推推眼镜,把餐盒递给他。

  这是她,“精心挑选”给渣男的菜。

  依照她对渣男的了解,他送她回来后,一定会找他那个男友,去嘤嘤嘤嘤。

  这个菜,他们一定会满意。

  渣男想到这个女人一顿饭,吃掉自己半个月薪水,恨不得马上能把她娶回家,一天三顿的打。

  能挽回一点损失,也是好的,抢过小倩的餐盒,头也不回的离开。

  小倩拎着打包回来的菜,慢慢的往回走。

  这里面,都是海鲜。

  曾经,她最喜欢吃的,就是海鲜,刚创业那会,女儿还小,咨询室接不到大单,日子也比较拮据,但是只要赚到一点钱,她就带女儿吃海鲜。

  2岁的小丫头,抱着跟她头差不多大的螃蟹,吃的满脸都是。

  后来她事业做起来了,越来越忙,虽然钱开始多了,但是陪女儿吃饭的机会少了,她给小唯找了最好的配餐中心,保证她每天都能吃到最昂贵的海鲜,可是女儿好像也不太快乐。

  等她意识到,陪孩子少,想要多抽时间陪女儿,渣男绑架了女儿。

  从此以后,最喜欢吃的海鲜,小倩一口不沾。

  想到女儿,小倩的强迫症又发作了,她四处找了一圈,看到路边的绿化带里,有水管,走过去,放下餐盒打开不断的洗手。

  脸上有些潮意,小倩仰头,认为这是水迸到的,她怎么能哭呢,她这个没照顾好女儿的妈妈,怎么有资格哭呢。

  她能承受这世间一万种负面差评,也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善类,可是这一万种里,唯独不包括,坏妈妈这一项。

  但事实就是,她丢掉了女儿,就算有能力报复渣男一万次,可是每次报复完,心里的洞好像更大了,她没办法原谅自己。

  于明朗路过,远远看到的,是一个沉浸在悲伤却故作坚强的小倩。

  她好像很喜欢洗手,而且边洗手,边哭,脸上的表情,悲伤的麻木,失掉了一个世界。

  这丫头,到底是怎么了?

  于明朗看她洗完手后,好像换了个人,冷静,不,是冷漠。

  这是个有故事的女孩子,从她几次表现,于明朗对她越来越好奇,感觉这个看着柔弱的女孩,身体里蕴藏着巨大的忧伤,以及对这个世界的排斥。

  突然,一只流浪的小猫,似乎是嗅到了小倩餐盒里海鲜的味道,走过来,闻来闻去。

  猫咪看起来很脏,还受了伤。

  小倩蹲下来,打开餐盒,用一次性的筷子把海鲜夹出来,带着治愈系的微笑,看着猫欢快的吃。

  公园里的夜灯,柔和的洒在她的脸上,一个女孩,到底有多少面,到底哪个才是她?

  于明朗在观察公园环境的时候,顺便分神,想了下这个问题。

  再过几分钟,他就要代表公司跟人谈判去了,现在时间还有,可以琢磨下这个丫头。

  对父母,对路人,全都是冷漠甚至是嘲讽,可是对待孩子和动物,却那么柔软,温和。

  猫咪吃的开心,小倩喂的也开心。

  流浪猫喵喵叫,一边叫,一边看着小倩,似乎在诉说感谢。

  “吃吧,多吃点,有很多,你也可以叫你的猫朋友一起来吃,与其拿回去喂吃了也不念我好的白眼狼,不如喂你们,起码你们是没有恶意,知道感恩的,对吧,喵喵?下次我来,你还能认识我吗?”

  小倩自言自语,却不知道,远远看着她的男人,已经有了点心疼。

  到底是有多孤独的人,才会期望猫咪的认同,一定是她身边的人,让她感觉不到爱,于是这个本应该很柔和善良的姑娘,只能用冷漠来掩饰自己的心,却在不经意间,对动物释放了真性情。

  小倩点了这么多昂贵的海鲜,本来就没打算带回家,能够让渣男肉疼,顺便喂喂猫狗,挺好的。

  小猫呼噜呼噜的吃,一会又聚集了一堆小猫小狗,小倩把每个餐盒都打开,带着她自己都没察觉的微笑,看着它们狼吞虎咽。

  这一刻,喂着猫狗,心里算计着最狠毒计划的小倩,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了于明朗心中的,孤独惹人怜脆弱小可爱。

  突然,小倩只觉草丛那边,有一震异响,紧接着,像是有什么东西划破空气,砰的一下,草丛里冒了烟,小倩吓了一跳。

  “我靠!谁家熊孩子扔的二踢脚!”

  冒烟的草丛,突然站出一个男人,浑身是烟,郁闷啊,草丛约会招谁惹谁了?

  “你丢不丢人啊,快走快走!”又站起来一个红着脸的女人,气的嘟囔,小倩距离他很近,稍微有点惊讶。

  这里竟然有人?

  不喜欢心思被人看穿,她眉头微蹙,但很快平顺。

  她刚刚说的那些声音那么小,这些人不会听到。

  嗯,是没人听,都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