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女boss喜欢秒杀
本站短域名:m.nbw.la

  璩雪吓的差点晕过去。

  这是真划啊!

  谁也没寻思到小倩能动手。

  就连趴在楼顶上,执行潜伏任务的于明朗,也没想到。

  这会儿没有什么敌情,他的望远镜,“一不小心”就看过来了。

  小倩掀桌子劫持人质,全都是瞬间做出来的事儿,看到她下手划璩雪,于明朗皱眉,手指条件发射的,搭在扳机上。

  但是马上松开,刚刚条件反射。

  但是下一幕,让于明朗瞬间脸红,马上把望远镜挪开。

  “队长?”乔振看队长的脸色有些古怪。

  “继续观察!”于明朗万万没想到,周芷若同款,竟然会那么做...

  好辣眼睛啊。

  盘子的碎片,不算特别锋利,但是扎在璩雪胸前两个球体中间悬空的位置,能够把衣料戳破。

  璩雪没有感觉到疼,只看小倩对她露出蜜汁诡异的微笑.

  小倩扔下碎片,手指戳到被自己弄出的洞里,稍一用力,只听到刺啦一声。

  璩雪的衣服,被撕开了。

  露出里面鲜红的罩子,以及...遍布全身的红印子,这些红印子还有个学名,叫做吻痕。

  小倩只是赌一下,看看有没有这玩意。

  她记得前世,璩雪成功转正,当了阔太太后,开着她的路虎跑到乡下气她妈,就是把衣服解开,然后指着身上的红印说,林哥就喜欢我,就说我比你香,这玩意,你一辈子都没有过吧?

  估计着老爸,可能有啃人的习惯...

  果然这些红印子一曝光,陈林马上变脸,贾秀芳也傻了。

  年轻的时候,陈林也啃过她啊,上了年纪不怎么打扮了,也就没被啃过了...

  “雪儿,你这是...”璩雪就住在自己家里,也没见着她出去,没时间处对象,哪里会有这玩意?

  贾秀芳马上想到,女儿上午跟自己说的,老林半夜上厕所,璩雪穿着很短的裤子...

  “来,你给我解释解释,这什么玩意,啊?”小倩不慌不忙的,指着璩雪身上的印子问。

  你特么不是愿意跟我妈嘚瑟你有这玩意吗,来啊,嘚瑟个够啊!

  璩雪啊的尖叫一声,头也不回的往屋里跑。

  陈林站在原地,有种被人戳穿的尴尬,但更多的是愤怒,气急败坏。

  小倩站在一片狼藉当中,特别的淡定,欣赏着这些人形形色色的表情,心里仿佛响起美妙的旋律。

  就是这种感觉,跳过中间磨磨唧唧的纠缠,直接高那个潮的快乐,这是属于一个女boss的秒杀。

  就是这种,让你们谁也不知道,自己下一步会做什么的爽悦。

  “你这个死丫头...”陈林终于回过神,想过来打小倩。

  “我打她,你心疼了你可以无缘无故的打我妈,却见不得,我打别的女人,或者我应该问问你,刚刚那些红色的东西,是什么啊,爸爸?”

  最后两个字,好淡定。

  陈林跟被定格似得,小倩这几句,狠狠的戳到他的麻筋上。

  贾秀芳坐在地上,嗷一嗓子就哭了出来。

  “陈林,你这个没良心的!咱们从村里出来,我跟你吃多少苦,大冬天的我用冷水洗手,现在还关节炎,你竟然这么对我,啊啊啊!”

  “你别瞎号丧,什么乱七八糟的。”

  陈林现在脑子一团乱,他有点反应不过来,事情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你俩进屋解决去,别让邻居笑话!”小倩说道,双目冷冷的看着陈林。

  “你再敢打我妈一下,我就放火烧了这个家!”

  “死丫头,你瞎哔哔什么!”陈林这句,已经没有刚刚那么硬气了。

  这孩子,好像真是哪里古怪。

  如果小倩,是一点点的变化,家里人也不会这么害怕,可她是突然就爆发,以这种让人措手不及的方式,直接来了个原地爆炸。

  “是吗?”小倩捡起地上碎了一半的酒瓶子,里面还有半瓶酒,直接洒在木头桌子上,顺手从兜里掏出打火机,动作优雅至极。

  这一刻,看在望远镜下的于明朗眼里,脑子里突然浮现出在军校读硕士时接触的一个名词。

  暴力美学。

  嗖一下,火瞬间着了。

  小倩推推眼镜,看火光在眼皮下燃烧,热烫的温度,暖不了眼里的寒。

  陈林和贾秀芳也顾不上吵架了,冲到屋里端水熄火。

  而这时,小倩早已走出这个家,走在路上,抬头看月亮,那么大,那么圆。

  做这些的时候,心里好平静,甚至,有一种莫名的舒畅感,洗手强迫症也不会出来,她想,自己一定是坏透了。

  嗯,那就坏吧。

  院子里,一地狼藉,还有阵阵熄灭的黑烟,一股子焦糊的味道。

  陈家夫妻心有余悸,小倩刚刚的反应,让俩人实在是措手不及。

  沉默了几秒,陈林抹了把脸,“这孩子,真中邪了,明儿你坐车下屯子,找个大神儿,给她看看。”

  太吓人了。

  贾秀芳呆了几秒,伸手用力的打陈林的胳膊,“你给我说,雪儿身上的印子,是不是你弄的!”

  这家里就这么爷俩,不是他,还能有谁,从来没看璩雪出门过!

  “你瞎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倩儿疯了,你也疯了?”陈林好心虚。

  “你今儿必须把话给我说清楚!”贾秀芳抓着陈林的袖子,死活不松手。

  “疯婆子!”陈林甩开贾秀芳的手,不再看院子里的狼藉,快步的出门。

  贾秀芳坐在院子里嚎了几嗓子,过了几分钟,抽抽搭搭的起来,拿起扫帚,边哭边收拾地上的狼藉。

  此时的小倩,闭着眼睛,享受着傍晚的微风,她闭上眼,完全能猜到父母的反应。

  此时陈林,应该无法面对贾秀芳的指责,跑出去打麻将逃避现实。

  而她的老妈...呵呵,估计正在边哭边幻象一切都没发生,被老爸明天哄几句,面上不在乎,以后每次吵架都会翻出来说,本以为抓着男人的把柄了,可是却用胡搅蛮缠,把老爸推的越来越远。

  这样的不坏却很笨的女人,前世她不知道看了有多少。

  小倩算计好每个人的反应,也琢磨出下一步怎么做,肚子咕咕叫了几声,摸摸兜,没带钱。

  “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电视剧的片尾曲飘过来,小倩推推眼镜。

  嗯,这个歌词,唱的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就这么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