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融会贯通的人物关系
本站短域名:m.nbw.la

  “你不觉得,她在咱们家,穿的有点少?”小倩问贾秀芳。

  “你到底想跟我说啥?”贾秀芳第一次听到女儿说这样的话题,有些摸不清孩子的意思。

  “我昨天下楼洗手,她就穿个短裤满屋子晃悠。”穿没穿小倩不知道,但是还是要引导她妈往这边想。

  璩雪就住在店里,关门后拉个单人床,小倩一家住在二楼,晚上如果起夜或是上洗手间,就得下去。

  “你瞎说啥,想太多了,天这么热,穿少点也没事...”贾秀芳的声音越来越小,她也想起来了。

  儿子现在是个大小伙子了,十多岁的男孩也有这方面的意识了,看来是要注意下了。

  小倩知道她听进去了,顺便又补充了句。

  “我下去的时候,看到我爸也上厕所了。”

  贾秀芳一愣。

  “你别瞎说,你爸都多大了——我干嘛跟你个小丫头说这些,脚伸过来,我看看。”

  璩雪才20多,她家老头子都快50的人了,怎么可能,不过小倩的话,还是让贾秀芳心里起了一点涟漪。

  小倩把腿伸过去,青了一大片,贾秀芳看着来气。

  “这个倪健仁,把咱们娘俩扔那自己跑了,这以后能对你好吗?你到底看上他啥了!我打从一开始,就看不上他,小白脸子,不安好心眼子,眼珠子滴流转,一看就是心眼多。”

  “人在经历过巨大的心里落差后,会本能的找一个避风港,失去理性思考觉得离开家就能得到幸福,可是反应过来,已经深陷泥潭其中,好多婚姻不幸福,全都是这么造成的。”

  考大学“落榜”,心里太难过,父亲说让相亲,她就去了,浑浑噩噩的就嫁人了,想逃离一团糟的生活,结果陷入更深的糟糕。

  贾秀芳面色沉重,站起身,把手搭在小倩的额头上。

  “你今儿是不是脑子坏了,怎么总说奇怪的话?”

  “没事。”小倩现在不能直接说自己不跟渣男结婚,否则她老妈非得炸了。

  孩子退婚,在邻里之间也不是多好听的事儿,倪建仁今天的表现虽然渣,但按她老妈的尿性,肯定不会退婚,估计会说点抓不住重点的话。

  “让你爸把彩礼要高点,你嫁过去手里握着钱,他就不敢欺负你!”

  小倩心里翻了个白眼,看,她说什么来着!她老妈永远也抓不住重点,还总以为自己主意特别多!

  “我去给你拿药酒擦擦,这脚脖子明天非得肿成猪蹄子。”

  “不用了。”她不喜欢别人碰自己。

  离婚后,她觉得所有人都特别脏,于明朗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她当成唯一不脏的人,还跟她生了个闺女,可是别的男人靠近,她还是觉得恶心。

  贾秀芳出去了,小倩这才轻蔑的喃喃自语。

  “倪建仁就是一坨屎,你把他抠出个牛排的形状,我也不能催眠自己他真是牛排,还装吃的很开心的样子,他就是一坨屎。”

  不过暂时还得留着这坨屎,后面她还有用得着的倪建仁的地方。

  脚特别疼,小倩摸摸兜里的膏药,于明朗的脸浮现在脑海。

  想不到那个面瘫,年轻时竟然这么帅...

  撕开膏药,准备贴,心里突然犯起了膈应。

  看那家伙,塞膏药的动作那么娴熟,没少给女人塞吧?是不是见个女的漂亮点,他就巴巴的凑上去,给人家送膏药?

  把膏药扔垃圾桶里,一瘸一拐的找药酒去,她得离这个家伙远点,前世他找自己一辈子,感觉被这家伙粘上,就不会有好日子。

  三观不同不相为谋,她重生是要当最坏女boss的,于明朗那种阳光积极的男人,还是留着普照其他女人去吧,她喜欢在阴暗的角落里生毒蘑菇。

  膏药味在空气里弥漫,小小的阁楼里满是这个味道,无论小倩做什么,眼里出现的都是于明朗。

  前世他救自己的样子,跟这世救人的样子,重叠在一起。

  “讨厌的家伙,阴魂不散的。”小倩突然觉得,自己又想洗手了,心烦。

  洗过手,拉开椅子,坐在自己的书桌前,打开灯,拿出纸笔,准备弄个短期计划。

  阁楼里光线不太好,到了下午就要点灯,小倩坐在书桌上,看着上面满满的书,每一本都看的很旧,看到这些,就能想到曾经努力用功,寒窗苦读自己。

  她之前是有多天真,以为只要努力的学习,父母就能多看自己一些,能够对自己好一些,放学后还要帮着家里照顾生意,大冬天的用冷水洗衣服,晚上熬夜点灯学习。

  在她无助崩溃的时候,选择信任家人,可是家人对她,并不好,最后的血和泪告诉她,依靠别人永远不如自己独立更安全。

  小倩收敛心思,在纸上流畅的写下人物关系,心理医生给人看病的时候,都会这么做。

  父亲:重男轻女,想要彩礼,搞小三

  母亲:对我没有弟弟好,没有主意,瞎闹,不知道父亲搞小三。

  写到对自己不好那一条,小倩脑子里出现,刚刚贾秀芳让她先走的那个画面,于是在这一条上画上横线,后面加了个问号。

  她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母亲这一项,继续观察。

  璩雪:父亲的小三,未来会翻身转正

  贱人:同性恋,骗婚,渣...不能写下去,贱人的特质太多,一张纸写不完。

  于明...刚写了两个字,小倩觉得不好,用笔划掉。跟他保持距离,千万别被他盯上。

  重要人物列出来后,她开始写目前要办的事儿。

  1.找出录取通知书

  2.弄到学费

  3.逼渣男退婚。

  想到母亲今天对她的好,小倩又加了条。

  搞跨小三璩雪。

  “就当是回报你对我的那一点好,我可不是对你的母爱还有期待。”她的保持严肃,给自己定的反面女boss的设定,不能崩。

  小倩自言自语,在弄到学费,和逼渣男退婚这两项中间,画了个互通的符号。

  她可以逼渣男退婚的同时顺便,把自己的学费弄到手,人生啊,啥事儿都是相辅相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