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鸟悄看美人的小哥哥
本站短域名:m.nbw.la

  小倩抓着对方棍子,抢过母亲手里多塑料盆,用力的扣在对方的头上,伸手推了对方一下。

  “你再敢打她一下,试试看!”

  男人被小倩的暴力震惊了,这姑娘看着文质彬彬,但是说话的时候,气场十足。

  此时的贾秀芳,也被女儿震惊了。

  女儿学习特别好,平时又总帮着家里干活,几乎很少说话,从来都是轻声慢语的,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个内向的孩子。

  但是当妈妈受到危险的时候,这个内向的孩子,竟然无畏惧成年男子,动了手!

  作为妈妈的贾秀芳,此时内心的情绪,是复杂的。

  她站在小倩的身后,感觉女儿娇小的身体里,似乎已经爆发出一种前所未见的能量,想到这个丫头,再隔不久就要嫁人,压抑了这么久的酸楚感,终于爆发。

  贾秀芳一屁股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嗷嗷哭。

  小倩正在用自己强大的气场,瞪的那个敢打她母亲男人,一身冷汗,当了一辈子的上位者,这股霸道的气质是刻在骨子里的,男人被她瞪的非常害怕。

  感觉眼前站着的这个小女生,身上有比成年男人还惊人的气场,又听到贾秀芳哭了,男人也怕了。

  “算是我服了你们,遇到俩疯婆子”他不过,就是教训下自己的孩子,怎么就惹上这么难缠的母女?

  男人转身要走,小倩上前抓着他的手臂,用强势的声音说道。

  “道歉。”

  “分明是你们先——”

  “道、歉!”小倩又重复了一遍,声音特别强势。

  男人无奈了,只能对着哭泣的贾秀芳道歉。

  “大姐,对不起啊,我刚刚就是教训孩子着急了,不是故意打你的”嘤嘤嘤,人家也很委屈好伐,坐地上哭的疯婆子,给他挠出好几道血凛子,他找谁说理去?

  谁让他闺女只会偷东西,疯婆子的闺女这么懂事,这就是差距啊!

  “我的命啊,咋就这么苦,我家丫头才多大啊,说嫁人就嫁了!”贾秀芳根本不是因为被打才哭。

  她是看着小倩懂事儿,知道护着自己了,想到这么懂事的女儿,就要嫁出去,心里就特别难过,而更年期妇女表达感情的方式,通常是粗俗又直接的。

  小倩翻了个白眼,虽然是重生了,这一幕跟前世,还是惊人的一致啊。

  男人被贾秀芳哭的手足无措,急的直搓手。

  “你走吧,她就是更年期综合症,情绪管理失控,不用管她。”

  小倩的话,让男人如释重负,赶紧离开。

  贾秀芳听到女儿这样说自己,又气又伤心,轮着盆子砸小倩,“小没良心的!”

  卖盆的站在边上,已经看了好半天了,被这对母女的战斗力震慑了,看到战斗已经结束了,这才诺诺的开口。

  “那个,盆子,十块钱三啊!”

  小倩从哭泣的老妈兜里,摸出十块钱,递给小贩,贾秀芳骨碌一下,从地上站起来,眼泪都顾不上擦。

  “我才拿一个,剩下俩,我跟你去店里挑——死丫头,回去你给我等着!”

  小倩站在原地,看着老妈瞬间变脸,忍不住摇头。

  这个一点亏都不吃的毛病,老妈从前世一直延续到现在。

  眼角的余光,看到边上的菜摊,有一桶水,小倩走过去,礼貌的问。

  “水可以借我洗洗手吗?”

  当水从指尖流过时,心头的烦躁,才沉静下来,她一遍遍的搓洗着自己的手,想到刚刚自己的反应,有些懊恼。

  因为强迫症而去帮助孩子,这已经让她给自己设定的,冷面女魔头的人设有些崩,后面为什么,还要替母亲出手?

  她不是冷血吗,她不是对自己说,再也不要管重男轻女的父母吗?

  可是为什么,遇到事情的时候,还是会不自觉的,做出反应呢?

  小倩把手摊开,任由水珠在阳光下闪光,自言自语。

  “感情,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用的东西,太多的感情只会让自己烦恼,只有没有能力体面解决危机的人,才会用暴力,刚刚我不应该动手,看来我,还是年轻啊。”

  她把自己的反常,归在自己此刻年轻上,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给自己做心理暗示。

  没有人能听到,但是,在很远的地方,有人看到了。

  在菜市场边上的一栋6层居民楼顶,一个身穿迷彩服的军人,正在用狙击镜,偷偷的观察着小倩。

  附近的特种部队,正在演习,身为队长的于明朗奉命潜伏,却在观察地形的时候,用狙击镜,看到了很有意思的一幕。

  一个漂亮的女娃,跟她的妈妈发生了争执,又救了一个被父亲打的孩子。

  这女娃长的,太漂亮了,五官精致,带着一副银边眼镜,看起来就像是特别乖的女孩,于明朗为什么会偷看人家呢?

  因为这个女娃,眉心正中间,有一颗血红的痣,特像倚天屠龙记里周芷若的那颗,但是比周芷若还漂亮。

  于明朗有个秘密,他看倚天屠龙记,不喜欢温柔的小昭,也不喜欢古灵精怪的赵敏,就稀罕周芷若的那股狠劲儿,当然,这种秘密,他是不会对外人说的。

  所以,当看到有周芷若同款美人痣的小美女,冷面狙击手,就鸟悄的,用狙击镜偷窥了人家。

  当女孩为了保护母亲,对中年男人动手时,于明朗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离开瞄准镜,朝远方看过去,虽然看不清脸,但能肯定,周芷若同款,对人家动手了!

  “队长,有情况?”于明朗的副官问。

  “眼梢眉角藏秀气,拳脚之间却霸气,翩若惊鸿,宛如游龙,好,很好。”于明朗喃喃自语。

  “啥?”副官小豆眼,亲,你还能不能好好演习了?全队都等着你下命令呢!

  话说,队长虽然平时话少,但是偶尔说那么一两句,一般人还真听不懂啊,不愧是全队学历最高的军官啊。

  于明朗看到小倩在洗手,用瞄准镜,观察到她的唇形,于明朗是学霸出身的特种军官,唇语他也学过,所以小倩自以为,没人能看到她说的那句暗示,于明朗一字不落的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