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小倩的强迫症
本站短域名:m.nbw.la

  欢迎你!
从女儿死在她怀里的那一刻,小倩就得了严重的洗手强迫症。

  强迫症属于焦虑障碍,无论意识多抗拒,还是会不受控制的,做自己不想做的事。

  无论洗多少次手,总是觉得手上还沾着女儿的血,当有人勾起她厌恶的情绪或在她眼前虐待孩子,她的强迫症就会发作,强迫自己一次次的洗手。

  如果不洗手,就会像现在一样,浑身无力,感觉被掏空。

  心理医生很多同时又是患者,接触太多病人,自己也容易得心理疾病,医者难自医。

  陈小倩正前方5米左右,一个中年男人,正拎着一个扫帚,用力的打一个只有十多岁模样的小女孩。

  “让你偷东西!”

  这一幕,深深的刺痛了小倩的神经,她现在每个细胞都疯狂着叫嚣,好想洗手...

  那个女孩的脸,跟记忆里女儿小唯重叠在一起,女儿死时,也是这么大的年纪。

  此时,贾秀芳已经追了过来,拽着小倩的胳膊。

  “你还敢跑!”

  “放开我!”小倩推开她,快步的走向打孩子的男人。

  贾秀芳被女儿吼的一愣,她怎么觉得,女儿好像突然换了个人,刚刚看她的那一眼,好吓人!

  “我说过多少次不让你偷,你还敢偷,我打——”

  “住手!”小倩抓着男人手里的扫帚,看着女孩身上,被打的遍体鳞伤,感觉那种洗手的冲动更强烈了。

  她咬紧牙尖,用疼痛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很多人都以为,得上心理疾病,只要意志坚定就能战胜病魔,却不知道,心理疾病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无法抑制自己的行为,没有亲身经历的人,绝对无法体会那是怎样的绝望。

  “这个丫头敢偷东西,你别耽误我管孩子!”男人看到小倩的脸,被她的俏模样惊的愣了下,随后才回过神。

  小倩从来不多管闲事,她是顶级心理咨询师,接待的全都是达官贵人,找她看病都是按着小时计算,一小时5位数人民币的咨询费,就这还排不上队呢。

  她自认,是个非常冷漠的女人,没有钱的人找她,死在她眼前,她都不会眨一下眼,绝对的铁石心肠。

  但是自从女儿小唯死后,小倩变了,只要看到有人虐待孩子,她就会不受控制的插手,这也是强迫症的一种表现形式。

  看了眼躲在她身后,瑟瑟发抖的女孩,女孩的手臂上,已经有了很多淤青的痕迹了,眼里满是恐惧,恐惧的眼神,又让小倩想到女儿小唯,想洗手的冲动更加强烈。

  “你是她父亲?”小倩问。

  “没错!这丫头一个礼拜偷3次东西,这次竟然偷超市的啤酒,非要打断她的手,省得不长记性!”

  男人是市场办公室的管理人员,出了名的一身正气,女儿出了这样的事,非常没面子。

  小倩看看女孩,再看看男人,冷冷的说道。

  “就算打一万次,她也不会改,除非你带她接受正规治疗。”

  如果她没有判断错,这个女孩患有病理性偷窃癖。

  偷自己不需要的东西,明显不是为了使用,只是为了自我心灵获得满足,这是相当常见的心理疾病。

  但是女孩的父亲,显然不接受小倩的这种判断,男人恼羞成怒,拿棍子指着小倩。

  “你让开!”

  贾秀芳赶过来,一把把小倩拉在身后,指着男人叫嚣。

  “你要是敢动我闺女一根汗毛,就试试看!”

  自己打孩子一万次,别人动一根头发都不行,这就是天朝特有的父爱母爱,俗称,护犊子。

  贾秀芳拿着盆,男人拿着棍,好像是战场上的矛盾相见,火药味十足,看着竟有些好笑。

  小倩拽着那个女孩的手,“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心理阴影是什么,但是你现在已经不能克制的偷窃物品的冲动,我说的对吗?”

  女孩受了惊吓,不断的摇头,十一二岁的年纪,小脸上满是无助。

  小倩透过她,好像看到自己的女儿,前世事业有成,却因此被渣男前夫绑架,她赶过去的时候,女儿已经跳楼了。

  小唯爱妈妈,舍不得妈妈,妈妈也舍不得小唯,深爱女儿的小倩虽然疯狂报复了欺负她女儿的渣男,可是心里却依然空虚。

  “如果有天,你想克服这种偷盗的冲动,可以来白塔岭村的洗衣店找我。”小倩觉得很讽刺。

  她这个冷血女魔头,唯独对孩子难以招架,哪怕她理智叫嚣,不要多管闲事,但是身体依然不受控制,这就是强迫症的可怕。

  此刻的救人冲动,不是因为医生的济世救人之心,只是强迫症驱使。

  从女儿死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失去爱世界的能力了。

  “你们两个,不要吵了。”小倩拉母亲。

  贾秀芳没受过教育,泼妇骂街说来就来,护犊子又是毫无理由的那种,对面的男人被她喷了一脸吐沫星子,无奈的抹脸。

  “泼妇...”

  “你再给老娘说一遍?!”

  “妈,你先别说话,我说几句。你的女儿会变成这样,你作为父亲有责任,这孩子一定是受到什么心里刺激,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你越打她就会越严重,有机会,你可以带她一起去看看心理医生。”

  “你敢说我女儿是精神病?!”男人彻底暴怒。

  心理医生,在这个年代,那是给精神病看病的,这是侮辱!

  他一怒,小倩妈也不甘示弱。

  拿出我朝更年期大妈骁勇善战的精神,轮着盆砸男人,仗着自己膀大腰圆人胖手粗,盆子轮的虎虎生风,男人狼狈的躲。

  小倩站在圈外,看着偷东西的女孩逃跑,眼里渐渐的恢复冷漠。

  看不到孩子,没有引发她强迫症发作的诱因,现在冷漠的她,才是常态。

  前世,她从未亏待过世界,用温柔包容的心去接纳一切的不美好,可是世界,可曾温柔的对待过她?

  遭遇同性恋骗婚的渣男,婚后饱受虐待,离婚后好不容易靠着自己的努力,一路逆袭事业有成,却赔上了女儿的性命。

  母亲和男人对打,小倩毫无上前帮忙的意思,她是冷眼看世界的旁观者。

  只有19岁的身体里,住着一个38岁冷漠的灵魂,除了女儿,她觉得,不会有什么能够让她动情——

  可是,当那个愤怒的父亲被母亲打烦了,轮着棍子还击,不小心打到她妈头上的时候,小倩的身体,再次代替她的理智,做出了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