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三十九章 柳烮老祖的殒落之地
本站短域名:m.nbw.la

  “没错!当年我蜀山剑派两位道仙老祖都参与了绝仙山一战,结果长眉老祖殒落,妙一老祖被重创。”

  “当时那一战极为惨烈,突然天崩地裂,整个区域从九天界中分裂开去,妙一老祖当年想要挪走长眉老祖的躯体都来不及,但他依稀记得长眉老祖殒落的大致方位。每次有蜀山剑派弟子入绝仙小千世界,老祖都会告诉他们方位。”元玄说道,说到这里,元玄似乎想到了什么,本是激动的表情突然变得僵硬。

  “那太好了!只要寻到长眉老祖身躯殒落之地,我就有办法帮大哥寻到他的道种碎片。”葛东旭却没看到元玄的表情变化,闻言大喜道。

  “我们还是高兴太早了,有一件事情我忘了说了。”元玄苦笑道。

  “什么事情?”葛东旭微微一怔,问道。

  “长眉老祖殒落之地如今有本土极为强大的族群在那里繁衍生息,并且还有真仙坐镇。我和风浩楚因为知晓老祖的殒落之地,寻思着在那里得遇他的道种碎片的几率肯定大许多,所以一进入绝仙小千世界便直奔那地。”

  “结果,我们才进入外围就被围攻,我们不敌,只好败退。我们败退之后,一次偶然机会,风浩楚得了一位剑仙的道种碎片。”

  “风浩楚融合了道种碎片之后,我们便二度上那地。那次因为风浩楚实力大涨,我们深入腹地,结果突然远处有一道剑光杀来,风浩楚只挡了一剑便受了伤。”元玄回道,说到那一道剑光,以元玄坚忍不拔的心志,眼中都不由自主闪过一抹惊惧之色。

  “什么?这般厉害!”葛东旭闻言眸子猛地一缩,面露震惊之色。

  要知道融合了一份道种碎片之后的风浩楚已然有镇杀普通真仙的实力,但一剑便受伤,可见对方绝对是厉害的真仙。

  “是啊!为兄猜想那必是这一小千世界最强大的存在之一,由这等强大的人物坐镇,我们又如何入得了那地?”元玄面露苦涩道。

  “现在不能,并不代表过上几十年之后也不能!别人等不起几十年,但我们兄妹三人却等得起,而且大哥别忘了,一旦柳灵融合了柳烮老祖的所有道种碎片,那时她的实力又岂是风浩楚能比的?而且再过数十年,我那些天尸的实力,绝对没有一尊实力会逊色与风浩楚,尤其现在跟随我的八尊天尸,每一尊必然有镇杀风浩楚的实力!”葛东旭沉声道,目光坚定而充满信心。

  别人不了解他的六十二尊天尸,葛东旭又岂会不清楚?

  这六十二尊天尸都得到了几近完整的冥龙王的道统,尤其小蛟等八尊天尸,更是得到了冥龙王一份道种碎片蕴藏的道力。

  现在它们缺的是时间潜修和彻底融合。

  只要再给它们数十年在九冥死水大江和冥龙王身躯所化的山岭里潜修和参悟融合,恐怕个个都要突破成为魃。

  当然,它们肯定不能在绝仙小千世界里渡劫成为魃,必须要不断锤炼压制,否则它们不仅难以安然渡劫,而且就算渡过了天劫,也得先葛东旭一步离开绝仙小千世界。

  因为魃相当于真仙,这一界本土仙人最高也就只能达到真仙境界,而外来者一旦达到真仙境界就会被自动传送出绝仙小千世界。

  “没错,我倒是忘了我们还有近百年的时间可以等!”元玄闻言精神大振道。

  “哈哈!所以大哥你就放心吧!”葛东旭霍然起身,豪迈一笑道:“事不迟疑,我们现在继续寻找第三份柳烮老祖的道种碎片。”

  ……

  数十日之后,柳灵寻到了第三份柳烮老祖的道种碎片。

  这一次,不管是葛东旭还是柳灵都有了经验,引起的异象没有上次那般巨大,而且葛东旭事先也在外围布下了蛊虫大军和天尸,附近被异象吸引而来的人,还未靠近异象中心就被蛊虫大军和天尸给驱赶,不服驱赶的自然就横尸山野了。

  当柳灵完全融合了柳烮老祖的第三份道种碎片出来,身上还来不及收敛的气息,就连葛东旭都感到阵阵心悸。

  葛东旭特意跟柳灵稍微切磋了一下,结果发现,除非他全力以赴,或者放出天尸相助,否则已经很难战胜柳灵。

  “不错,不错!只要你再融合一份柳烮老祖的道种碎片,就算你手头没有半道宝,也能轻松镇杀水星河了。”葛东旭见柳灵实力再次大涨,不禁喜出望外道。

  柳灵看着葛东旭喜出望外的样子,泪水无声地划过滑嫩的脸庞。

  没有葛东旭,别说三份柳烮老祖的道种碎片,她这条性命恐怕都早已经不在了。

  ……

  又过了数十日。

  葛东旭一行三人朝一处山岭走去。

  这山岭远远望去便如一只巨大的折翼飞禽栽倒在大地,中间有一段连绵不绝,无比陡峭的山峰,远远望去便如巨禽折断的羽翼,直插云霄。

  山体赤色,到处充斥着狂暴的火元力。

  山中随处可见飞禽走兽,或者变化人形的土著仙人出没。

  那些飞禽走兽几乎个个都能喷吐火焰,那些仙人则个个都散发着炙热的气息。

  山岭中不少高大树木,竟然有枝无叶,一簇簇火焰聚成树冠,烈焰腾腾,山风吹来,卷起阵阵热浪。

  山岭中还有不少山峰都在燃烧着火焰,乃是真正的火焰山。

  三人才远远望到这处山岭,便有让人窒息的热浪袭来,热浪中夹带着一股强大而恐怖的上古气息,铺天盖地而来,以葛东旭和元玄的修为都忍不住感到一阵心惊肉跳,仿若远处那不是山岭,而是一只沉睡中的上古火性凶禽。

  唯有柳灵没有这种感觉,相反还有一种似曾相识的亲切感,仿若山岭里有一位至亲的人在召唤它。

  “这里应该就是柳烮老祖殒落之地!”柳灵落泪道。

  “你的意思前面那山岭便是柳烮老祖身躯历经无数年所化?你们朱雀一族的身躯怎么会这般巨大?”葛东旭吃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