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三十七章 你永远不懂什么叫兄弟
本站短域名:m.nbw.la

  事实正如葛东旭所料。

  与先天灵根变化的参天大树不断地厮杀,一丝丝明悟不断在他脑海里浮现,让他对木系大道,对生命之道理解得更加深刻。

  渐渐地,对于葛东旭而言,这不是一次生死厮杀,而是一次绝好的参悟木系大道的机会。

  时间流逝。

  随着葛东旭对木系和生命之道的不断领悟,他越战越猛,而水星河那尊仙婴却不断萎缩,最终化为了霞色光雨没入先天灵根,再不复存在。

  那尊仙婴一消失,不仅水星河整个人如遭重创,先天灵根也没了强大仙力和生机来源,一下子光芒都黯淡了下来。

  葛东旭何等人物,立时大喝一声,猛地爆发全部战力,一举将先天灵根绿光防护破开了一道裂缝。

  换成别人,这一道裂缝的机会无法捕捉住,就算捕捉住也不敢冒然进入。

  但葛东旭此时便是绿木化身,肉身又是强大无比,那道裂缝一出现就被他发现,无数藤条从他身上探出,将那道裂缝两边的绿色枝条缠住,不断往两边扯动,身子闯入裂缝,手起掌刀,对着目露惊恐之色的水星河便当头劈下。

  水星河纵然位列十强首位,但此时黑龙索被金龙剑缠住,先天灵根防护又突然被破开,面对葛东旭气势如虹劈来的掌刀,也只能咬咬牙握拳挥出。

  “咔嚓!”一声巨响。

  水星河的拳头从中被葛东旭的掌刀劈开两半,后面的手臂都爆炸了开来。

  葛东旭不灭帝体就连神兵都能抵挡一二,又哪里是水星河的拳头能抗衡的。

  “不要杀我!”水星河叫道。

  “不可能的!”葛东旭冷笑一声,掌刀再起落下。

  千强榜排名第一的水星河就此殒落!

  天地一片死寂。

  许久,柳灵才吞咽了一下口水,看着葛东旭道:“大哥你实在太厉害了!”

  “哈哈,这才只是开始!”葛东旭豪情万丈一笑,收了水星河的神兵黑龙索,储物戒还有那一小截先天灵根,然后踏上大鹏鸟之背。

  元玄和柳灵见状连忙跟着踏上大鹏鸟之背,目中杀机闪烁。

  “大哥,接下来我们要追杀风浩楚!”葛东旭沉声道。

  “好!”元玄点头,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葛东旭深深看了元玄一眼,然后盘腿而坐。

  这次镇杀水星河,他不仅领悟颇多,但同时耗力也极为巨大。

  风浩楚实力强大,先前一战损耗也小,而且剑仙之道乃是一剑破万法,剑锋锐不可当。

  葛东旭绝不敢掉与轻心。

  元玄和柳灵见状也都纷纷盘腿而坐,尽量疗伤和恢复功力。

  风浩楚也同样没料到葛东旭的控蛊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造诣,心有不甘地撤离了战场,还一路想着若能寻到火系道种碎片,融合了之后,必回头来镇杀葛东旭和元玄,却不知道正面临被追杀的下场。

  风浩楚骨子里极为狂傲,刚才那一战,他不仅没有反思,反倒深深恨上了葛东旭和元玄。

  尤其元玄,风浩楚认为若不是因为他,他必能镇拿柳灵,然后夺得朱雀族道仙的道种碎片,一旦他的剑仙婴和火仙婴都融合了道种碎片,在蜀山剑派必能一跃成为老祖最为器重的门人。

  风浩楚正一路心绪纷飞,想着将来必要想办法镇杀元玄和葛东旭时,突然间一股股刺骨的阴寒死亡气息和滔天的杀意从四面八方袭来。

  风浩楚心头不禁一惊,飞剑立马冲天而起,化为漫天剑光,又有一火龙冲天而起,盘绕周身,张牙舞爪。

  风浩楚才刚出手,有一道璀璨的金光和青光如电虹贯空而来,又有冥龙,黑色巨剑,还有一柄朱色火焰羽剑从四面八方对着他杀来。

  “当!当!当!”

  “轰!轰!轰!”

  漫天剑光化为光雨散去,火龙化为火雨洒落。

  鲜血从风浩楚口中狂喷而出,随着光雨和火雨落下,格外的绚丽。

  “元玄!”风浩楚执剑而立,脸色苍白,双目透射出仇恨和惊慌掺和在一起的复杂目光。

  “还记得来前,老祖严严交代过你我,多少年来,没有一位蜀山剑派的弟子从绝仙小千世界里走出来过,我们师兄弟两一定要齐心合力,可与其他门派家族的子弟争夺机缘,但师兄弟之间一定不可起争夺。我牢记老祖的交代,所以不与你争夺剑仙的道种碎片,反倒助你夺取机缘。”

  “可惜啊,可惜啊!你不是九阳,你永远不懂什么叫兄弟,你也不配为我的师兄!”元玄看着风浩楚目露一丝悲伤之色。

  “刚才确实是我不对,但你我终究是同门师兄,还请你放我这一马,今后只要有你们在的地方,我必绕道而行。”风浩楚道。

  “迟了!刚才那一战,你对我出剑哪怕有一丝犹豫,我今日也必为你求个情,九阳也必不会拒绝我,因为我是大哥,他敬我重我。可惜你对我出剑时,剑中只有杀意,再无情义,所以风浩楚,你不义也就不要怪我无情了!”元玄叹气说道。

  说到最后一句话,元玄脸色骤然变冷,目中杀机暴涨,青光飞剑如一道闪电杀向风浩楚。

  “杀!”葛东旭等人同时出手。

  “要杀我!你们也必须付出惨重的代价!”风浩楚怒吼道。

  “水星河也曾这么说过,可惜最后证明他是错的。”葛东旭冷冷一笑,吞天袋给他祭在了天空,袋口对着风浩楚罩下。

  一股恐怖让人战栗的力量瞬间笼罩住了他。

  “这是什么法宝?怎么带着一丝道的力量!”风浩楚面色发白,连忙分出至少一半剑意,化为漫天剑光去切割那无形的恐怖摄取力量。

  风浩楚骨子里本就狂傲,之前那一战,他又来得迟,只看到水星浩以参天大树撑住吞天袋,还以为它们都只是寻常神兵,如今方才知道这吞天袋的威力远超乎他的想象,若不是他融合了一份道种碎片,根本没办法抵挡这法宝。

  只是他的剑一旦分出一部分抵挡吞天袋,立时便少了一往无前,锐不可当的气势,再想要突围就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