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嫁娶
本站短域名:m.nbw.la

  曹家退婚,魏延显在见了魏明煦夫妇当日就放了沈子安出狱,次日顺手给沈子安和九姐儿赐了婚,美其名曰保全九姐儿的名声。

  魏明煦暴跳如雷,他肯定自己一定是被算计了。

  林芷萱却懒得理他,与歆姐儿并礼部、内务府、宗人府一一商定了婚期、婚仪、三书六聘,嫁娶吉时,并纳彩、出降、合卺、归宁等仪程。

  魏明煦看着妻子泰然自若的模样,十分确信,林芷萱定然是从头到尾知道真相的,便也连带着对林芷萱也生起了气,说九姐儿的大婚他不会出席。

  只将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了林芷萱自己去操持。

  林芷萱忙得焦头烂额,九姐儿的婚事,是她这么多年心里的头等大事,可一定不能马虎。

  林芷萱正坐镇锡晋斋,指挥着靖王府的丫鬟婆子往来忙碌,冬梅笑着进来,林芷萱瞅了她一眼,道:“你不好生在外头好生看着那帮毛手毛脚的媳妇丫头,又进来躲懒。”

  冬梅却挥了挥手,让屋里的婆子们退去,一面捧了时鲜的瓜果来给林芷萱吃,让林芷萱歇息一会儿,一面压低了声音跟林芷萱耳语:“娘娘,你猜我瞧见了什么?”

  林芷萱这才歇了歇手,取了快新鲜的西瓜吃,一面瞧着冬梅耍宝似的对她低声道:“王爷正吩咐着杜勤从靖王府的地窖里头挖宝贝呢。那可是王爷自己私藏的小金库,杜勤说都是王爷自己把着钥匙的,这么些年,只见王爷往里放东西,这可是头一回往外取呢。”

  林芷萱也是来了兴致:“没想到王爷竟然还背着我私藏了一个小金库。走,领着我瞧瞧去。”

  冬梅却只是笑,一面扶着林芷萱下床,一面又拦着林芷萱道:“王爷满嘴里说着生气,说着不管,如今还不是为了九姐儿什么都舍得了。娘娘心里知道就行了,又何苦过去戳破,再让王爷下不来台。”

  林芷萱却笑了,道:“你也是年纪越大胆子越大了,正经来打趣起我们来了。”

  如此说着,还是站住了脚,只觉得从炕上下来,有点头晕,冬梅觉得自己扶着林芷萱的手上一沉,连忙担忧得问是怎么了。

  林芷萱却只敷衍了一声:“不碍事。”

  半晌又若有所思得对冬梅道:“你过晌传沈岩来一趟。”

  冬梅眸子一亮:“难不成……”

  林芷萱柔柔瞪了她一眼,道:“别瞎猜。”

  冬梅却无比地紧张了起来,赶紧扶着林芷萱坐下,不许她再劳心劳神,将一应事情都交给了淑慧公主,好在九姐儿大婚的事情一传出去,庄亲王夫妇、雪安夫妇,还有王佩珍夫妇并林家的一众小辈,林若萱、林姝萱、林嘉志,甚至王景生、楚楠都打算进京来恭贺,早就传了信来,说走水路,平稳又快。让林芷萱不必担心二老的身子。

  这浩浩荡荡一大家子人,终究因着九姐儿的婚事,在京城重聚。

  靖王府的热闹一时无两,外头车水马龙的情形,让林芷萱恍惚间回到了几十年前,自己坐在马车里,与王夫人、林雅萱一块去金陵,给王家老祖宗拜寿的场景。

  就是在那时,那样的一派繁荣鼎盛之中,自己遇见了魏明煦。

  自己也是跟如今一样,被一众亲戚围在中间,和众人说说笑笑,而他总是高高在上,傲立云端。

  九姐儿的婚事刚定下的时候,他竟然还气得与自己分居,住到了自己的外书房去。

  如今是碍着岳父岳母进京,又有那么些亲戚在家里住着,林芷萱再三派人去请,给足了他台阶,他这才搬回了锡晋斋。

  却也是一个睡床上,一个睡炕上,用过了早膳,魏明煦遍离开,也总不知道他忙什么去了。

  只是今日,就是九姐儿大喜的日子了,他若是还这般赌气,当真不出席九姐儿的婚宴,场面就太难看了。

  林芷萱昨夜几乎一夜未眠,拉着九姐儿说长道短得嘱咐到半夜,还是冬梅再三提醒,让林芷萱不可劳累,她这才回了锡晋斋眯了一会儿,有淑慧和王佩珍一直在后半夜陪着九姐儿,帮着宫里来的嬷嬷给她梳洗打扮,讲次日的规矩。

  清晨天没亮林芷萱和魏明煦就已经起来洗漱更衣,多少吃了点早膳,用不了多久,九姐儿就该来拜别父母了。

  这个时候,魏明煦还要出去。

  林芷萱哎呦一声,身子就软了下去,冬梅连忙扶着,却也吓了魏明煦一跳,有些担忧得过来问是怎么了,可是累着了,又责怪怎么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子,都是九姐儿那丫头闹得。

  冬梅连忙给林芷萱取了蜂蜜水来喝,可林芷萱昨夜统共没有睡上两个时辰,再加上刚吃了早膳,一口甜腻的东西喝下去,便忍不住吐了起来。

  看着林芷萱白白的脸色,痛苦的神情,魏明煦这才真正担心起来,面色焦急得,上前亲手扶着林芷萱:“这是怎么了?快叫沈岩过来!”

  林芷萱吐了好半晌,直将方才吃的两口包子都吐了出来,才觉得心里舒畅了些,拦着魏明煦,说九姐儿大婚的日子请大夫不吉利,又嗔怪道:“都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还不知道我是怎么了?”

  魏明煦的神情先是凝住,继而大喜过望,险些要将林芷萱抱起来,好在一旁的丫头多,林芷萱也拦着。

  魏明煦赶紧吩咐了人清干净屋子,免得那味道再让林芷萱恶心,又吩咐了人熬了细细糯糯的粥来给林芷萱喝,又让摆垫子,又让她再躺下休息休息。

  九姐儿昨夜担心了一整晚,来时,还为了这么多年没有红过脸的父亲和母亲因着自己的婚事不和,心中满是歉疚,却不曾想,她由王佩珍并淑慧这两个全幅太太扶着进锡晋斋拜别父母的时候,林芷萱和魏明煦已经又恩恩爱爱,琴瑟和谐了。

  九姐儿不明所以,却也难得地松了一口气。

  林芷萱看着九姐儿,却是满心的不舍,只是如今临行拜别,那么多皇亲国戚看着,林芷萱只得含泪道:“你以后要与夫君同心同德,相濡以沫,精诚互助,衍嗣繁茂。既为人妇,就当言以率幼,不可再擅专胡为。”

  九姐儿应着给林芷萱磕头。

  魏明煦瞧着九姐儿,心中也是不舍,却只无奈道:“如今的一切都是你想要的了。”

  九姐儿看着那样落寞的父亲,有些惭愧得低头。

  魏明煦一顿,才继续道:“人都得为自己的言行负责……你将来若是吃了苦头,或是后悔了……”

  林芷萱轻轻咳了一声,外头迎亲的仪仗快要来了,林芷萱生怕魏明煦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来。

  记住手机版网址: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嫁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