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串通
本站短域名:m.nbw.la

  在他所有的一切和九如之间,他已经做了抉择。只希望,得到魏明煦的认可。

  九姐儿堵着气,对魏明煦道,既然他不喜欢他的机变,非要将事情闹到这样一个地步,魏明煦必须要完好无损得将沈子安从牢里救出来,要不然,她就终身不嫁,剃度出家。

  魏明煦被气得语塞,九姐儿却扬长而去,魏明煦不满得对林芷萱道:“那个小子竟然肯为了九姐儿抛下一起仕途前程,甚至不惜性命,这样的人也太偏激了。”

  林芷萱听了魏明煦的话,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狠狠得瞪了他一眼:“那王爷到底想让他怎样?你非得把那孩子活活逼死不成?差不多行了,王爷赶紧进宫去把你宝贝女婿救出来吧。”

  魏明煦一听这话不乐意了:“他怎么就成女婿了?谁同意了?”

  林芷萱没好气得推着他,给他换朝服,一面道:“人家哥儿都做到这一步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让你满意的女婿,怕是还没生出来呢。九姐儿也老大不小了,你还想耽误她到什么时候?这样才貌双全的哥儿已经极是难得了,那些你不喜欢的,还不是因为你小时候将他一个人丢在外头的宅子里疏于管教?说到底都是王爷的错!

  有什么瞧不顺眼的,等他成了你的女婿,你再慢慢教就是了,你只当多了个儿子。”

  魏明煦听着林芷萱的这套异端邪说,只觉得隐隐哪里不对,一时又无法反驳她。

  无论如何,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总比他们两个偷偷摸摸来往的好。

  哎,罢了罢了。

  当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当初就十分难养的小人儿,如今又长成了女人,真是雪上加霜,更加难养了。

  魏明煦终究被林芷萱连推带搡得推出了锡晋斋的门,却依旧一脸不情愿的模样:“我这样没头没脑得去给他说情算怎么回事?他的准老丈人曹禺都没给他说情呢,我算他什么人?”

  林芷萱瞧着魏明煦明明一大把年纪了,还为着女儿跟女婿争风吃醋的模样,只觉得好笑,便也换了朝服,跟魏明煦一块去,道:“那你陪着我进宫去看歆姐儿总行了吧。”

  魏明煦没有办法了,这才与林芷萱一同上了马车。

  养心殿里,魏明煦和魏延显闲话家常,因着林芷萱一直在一旁给他使眼色,魏明煦这才不得已提了沈子安的事,状似随意得问了一句,他究竟是犯了什么罪。

  魏延显的脸色并不好看,只是道:“这件事朕是在给十四叔出气,沈子安不知天高地厚,竟然口出狂言,说要娶九妹妹为妻!他区区一个亡族遗孤,怎么配得上靖王府的公主。”

  “就因为这个?”魏明煦问道。

  魏延显点头。

  魏明煦面沉如水:“的确胆大包天。”

  林芷萱坐在魏明煦身旁,咳嗽了一声,魏明煦这才极不自然得道:“不过也是勇气可嘉……他如今,咳,也算有几分才干,还堪为皇上所有,要是为了这点小事就喊打喊杀,折损朝臣,也犯不上。”

  魏延显却不以为然,肃然道:“如果就这样放他出来,岂不是由着他玷污了九妹妹的名节?若他再这般口出狂言怎么办?”

  魏明煦缄口不言,林芷萱没有办法,才和颜悦色道:“我瞧着这孩子也算谦和有礼,上回见过,模样也还周正,若是他身上无有婚约,九姐儿年纪也不小了,若他真的有心,皇上与其棒打鸳鸯,不如成人之美。”

  魏延显闻言一惊,继而道:“这事哪怕朕同意,十四叔都不会同意的。”

  魏明煦不说话,林芷萱却道:“皇上何出此言了,我前儿在杭州的时候,还为九姐儿的婚事发愁,与王爷细细商议了,虽还没有定下人家,可是王爷对这位沈大人也是赞不绝口。”

  魏延显将眸光看向了魏明煦,魏明煦见林芷萱将话说到这样一个地步了,也不好再驳了林芷萱的面子,终究是极不情愿得点头应了:“的确不错,只可惜他身上已有婚约。”

  魏延显见状,只道:“没想到,十四叔竟然早就中意他,倒是朕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不过倒是巧了,前些日子,护国大将军曹禺已经以岳丈的身份来跟朕退婚了。这婚姻大事,终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朕充其量算是个媒妁之言,还是要看父母的。”

  看着眼前的小皇帝,魏明煦忽然在想,会不会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魏延显联合沈子安演的一场戏,给自己下的一个套而已。

  还不待魏明煦细想,魏延显便道:“可是他忤逆顶撞于朕也是事实,哪怕如今成了九妹妹的驸马,朕也不可过分包庇。着杖责三十,褫夺一等公爵位,罚俸半年,戴罪留任,以儆效尤。”

  金口玉言,形同赐婚。

  夜色绵绵,翊坤宫里,歆姐儿正与魏延显并头夜话。

  “皇上怎么又非得赏了他这顿板子?”歆姐儿有些嗔怪,她怕九姐儿心疼。

  魏延显道:“你是没见十四叔当时的脸色,我瞧着哪怕当时被我和王妃一唱一和得糊弄过去了,回去之后,他回过神来,定然以为是子安与我们串通好的。到时候,定然更加的不同意,哪怕有靖王妃在一旁劝着,我不打他,十四叔怕是都消不了心里的那口气。”

  歆姐儿忍不住掩唇而笑:“可是,咱们明明也没有跟沈大人串通一气啊,他和王爷一样,都是被蒙在鼓里的。”

  魏延显却有些不悦道:“是啊,所以打他这一顿板子,也是因为朕也生气!朕一直以为他是个志在四方的干将,朕引他为知己,想不到,竟然也会为了情做出这样的糊涂事来,甚至不惜顶撞朕。”

  歆姐儿心思流转,温声细语得对魏延显道:“一个难过美人关的臣子,对皇上来说不是最好的臣子吗?胸怀天下的,有皇上一人就够了。臣子有本事,有才干,眼里又有皇上就够了。

  皇上大可以像从前一样的宠信他,甚至可以更信任他。因为从前,我总觉得他处事太过周到,让人摸不透他的心思,拿不住他的弱点。而如今,皇上大可以放心用他了。”

  魏延显一愣,继而开心起来,他觉得歆姐儿说得有道理极了。

  ***

  是的,亲爱的们,本文将在明天迎来大结局

  三年零四个月又二十天,小七真心得感谢所有读过《嫡福》的朋友们。感谢你们的时间,感谢你们的订阅,感谢你们的评论互动,无论褒贬,我们相遇过就算有缘,希望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下本书还能再相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