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入狱
本站短域名:m.nbw.la

  沈子安被摘去顶戴花翎,锒铛入狱,没有人知道是为了什么。

  护国将军曹禺焦急前来探听圣意,魏延显面沉如水,只说了一句:“曹将军家的千金还没有与他成亲,曹家不会受他牵连。”

  这一句话,几乎让曹禺的心跌进谷底。只当沈子安是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否则以魏延显对他的宠爱,顶多斥责两句,绝对不至于闹到这样一个局面。

  曹禺也没有多问,便即刻对魏延显表明忠心,说自己并不是来给沈子安求情的,当初的指婚,也完全都是听从皇上的旨意,如今,沈子安犯下大罪,他们曹家并不知情,便急着与沈子安解除婚约,划清界限,以表明对皇上的忠心。

  魏延显对曹禺怒目而视,跪在地上的曹禺只看着自己的冷汗从额头滴落下来,好半晌,魏延显竟然答应了。

  沈子安被关在刑部大牢,杜仲有些犯愁,这个犯人,皇上只说打入死牢,可是既没有交代罪状,也没有下旨让他审问,就把人这么关着,说等皇上处置。

  九姐儿却仿佛知道了什么。

  如今,她已经留在了靖王府,魏延显再也不用她作为人质留在皇宫,她可以承欢父母膝下,得享天伦,可是她也着实到了要出嫁的年纪。

  魏明煦和林芷萱在商议着人选,上回看好的邱家的哥儿,因为过了两年,已经又许下了人家。

  魏明煦觉着冷家也有几个不错的哥儿,还没有仔细商定,九姐儿就那样突兀得站在了他的面前。

  魏明煦正和林芷萱说着话,见她忽然进来,都拿眼来看她,只见九姐儿一向欢喜的脸上竟然满是恍惚,林芷萱担忧得问:“这是怎么了?”

  九姐儿看着自己的母亲,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直扑进了林芷萱的怀里。

  林芷萱瞧着心疼,赶紧抱着她,轻轻拍着她的背:“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跟娘说。”

  九姐儿一个劲儿得哭着:“是爹爹,是爹爹欺负我,都是爹爹。”

  林芷萱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魏明煦却明白了九姐儿话里的意思。

  看着哭得那样伤心的九姐儿,魏明煦第一次有些动摇。

  他以为两年,足够让这孩子忘记那些当时年少了。没想到只不过再与他见了一面,终究功亏一篑。

  魏明煦觉得沈子安并不是一个心术很正的人,他心思太深,让人难以捉摸,并不适合九姐儿。

  他只不过是想让他知难而退,想保护九姐儿免受伤害。

  所以,他快刀斩乱麻,以一种强硬的姿态让他们分开,他以为自己带着女儿远离京城,带她去草原骑马射箭,带她去江南坐船游湖,带她去爬山看景,她就能开心,就能快乐,就能忘记一切,做回自己五年前的小女儿,心心念念的,只有自己最亲最近的父亲母亲,再没有旁人。

  然后,乖巧得由着自己和林芷萱给她选一个贤良夫婿,恩爱美满终生。

  可是,如今看着哭得那样伤心的九姐儿,难道是自己错了吗?

  沈子安并没有伤害过她,而伤害她,让她脸上再没了往日笑容的,反而是自己这个深深爱着她的父亲。

  魏明煦对九姐儿的宠溺是无与伦比的,从小到大,只要她想要,只要自己能办到,哪怕天上的星星,自己都能去给她摘下来。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是他曾经一度以为的,自己唯一的孩子。所以只觉得所有人都配不上自己的女儿,那些被自己挑挑拣拣的人尚且不行,更何况这个未经自己同意就引诱了自己女儿去的人。

  他何等轻狂,以侍卫之身就敢勾引九姐儿,他又何等卑鄙,竟然在深宫大内与九姐儿往来,玷污九姐儿的名节。还敢大言不惭得说想要娶九姐儿,这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魏明煦并没有察觉,那时候自己心中是抵触甚至怕的,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竟然要抢走自己的女儿。

  “爹爹怎么惹你了?你说出来,娘给你讨回公道。”林芷萱抱着九姐儿哄着。

  哭了好半晌,九姐儿才终于从她怀里起来,擦着自己脸上的泪水,可怜巴巴得看着魏明煦,道:“爹爹,他让我对你说,如果他宁负天下人,都不会负我。爹爹是不是可以原谅他。”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沈子安毕竟已经不是一个无知的稚子了,他的性子已经养成,若说为了九姐儿转了性子,那么魏明煦是不信的。

  可是他说,他宁负天下人,都不会负魏九如。

  这是不是,就已经足够了呢。

  九姐儿委屈得看着魏明煦:“爹爹,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魏明煦见问,只不悦道:“不过是跟他聊过几句,他跟你说什么了?”

  九姐儿恼怒道:“他并没有跟我说什么,他什么都没有跟我说,甚至没有跟我提起他私底下见过爹爹。

  可是他说,他会娶我。”

  魏明煦眉头紧紧得皱了起来。

  九姐儿却擦干了眼泪继续道:“爹爹,我相信只要他想,他一定可以做到。甚至两年之前,他刚刚功成名就的时候就可以趁机请皇帝哥哥给我们赐婚,但是他没有,因为他知道哪怕皇上同意,爹爹都不会同意!可是如果皇帝哥哥真的给我们赐婚的话,爹爹会抗旨吗?”

  魏明煦想也不想得说:“会。”

  九姐儿眸子里含着泪:“对啊,因为我是爹爹的女儿,爹爹宠爱我,哪怕抗旨,也要保护我。

  就跟子安一样啊。她舍不得我因为失去他而痛苦,所以哪怕抗旨,他也要娶我。”

  魏明煦很吃惊,他从未想过沈子安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他不是最在意圣心,最在意名位的吗?为了钻营甚至不惜利用自己的老师。

  当一个机关算尽,并一直以自己的八面玲珑九曲心肠为荣的人,放下他引以为傲的一切,以一种最简单、最直接的方式,光明正大得与这个世界做对抗的时候,是不是值得被原谅。

  正如他说得,他改变不了自己,却宁负天下人,不肯负魏九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