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假象
本站短域名:m.nbw.la

  随着小李宁次两人的身影消失,从地底上钻出一个人,黑白两体分化,喃喃自语道:“一直找不到居然会出现在木叶,不过还是不够安全,我的计划母亲的复活不能因为两个不确定因素而耽搁,该怎么解决掉他们呢,尤其是那个日向家族的小鬼,居然觉醒了羽村的血脉,他应该都把完美血脉都带到了月球,居然还遗留了一个!不行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除掉他,该用什么方法呢…。”

  绝站在原地呆了许多,望着飘散的绿色落叶,一时间意识到自己的愚蠢

  “可以借刀杀人,木叶正好在缉拿两人尤其纲手刚上任一定热切于缉拿这些通缉犯,好好好就这么定了!”

  绝这一次要违背斑的命令,相反对于不利于母亲复活的因数都要抹杀在摇篮之中

  ……。

  火影办公室内,一名忍者单膝跪地,将自己所见的问题报告上头纲手,纲手姬顿了顿,还需要继续追问下去

  “你确定没有看错?”

  这名忍者万分肯定的点头,甚至以性命担保自己的双眼如清泉般清澈看得一清二楚,这名忍者信誓旦旦引起了纲手的再次苦恼,苦恼什么呢,当然是这两个人,一个月前的事情还历历在目,那种突然出现的可怕气息也不知道是谁散发出来让她至今都感到恐惧,不过想来不会是那两个小鬼,现在自来也正为这件事而调查,本以为是晓的人作为,故而再次深入晓的探查离去,如今看来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轻巧。

  “如果你说得没有错现在日向宁次应该在日向家族的路上,现在命令卡卡西,迈克凯,阿斯玛,红等人到位,全部前往日向家族缉拿日向宁次!”

  是!

  静音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房间之内

  …。

  日向家族此刻充满着诡异的气息,一些日向的守夜人员透过白眼看到一个人影进入了家族之内,纷纷被来人惊吓到,不是宁次又是谁?

  如今宁次的叛忍众所周知,尤其在日向内部有过传闻日向宁次差一点就成了族长,具体什么原因作为普通的日向人员根本不清楚,两人警戒起来缓缓走来的日向宁次突兀的加快了步伐,转眼之间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你……你怎么…回来了?”

  呈现在两人面前的宁次眸子狰狞,视如草芥的看着他们,残笑道:“我是来杀人的!”

  噗!

  两名守卫不过区区下忍如何能抵挡猛烈的攻势,其中一人恐惧道:“你为什…”话声未落漆黑的苦无无情必中要害,另一名下忍吓得浑身颤抖,巨大的恐惧让他浑身动弹不得,宁次看了他一眼冷笑道:“去通知那些人我回来了,需要他们付出一些代价!”

  啊!

  这名日向下忍惊呼惊吓往内院跑去,口中不断呼喊敌袭,顷刻之间整个日向宗家分家之人全部破门而出

  “哧哧,这样就可以了,不过还需要一点重药,分家人才是重点!”

  身影继续消失

  十分钟之后

  分家死了两名中忍逃了一名,满脸愤怒和不甘

  “日向宁次你竟然残杀同族!”

  “哧哧哧,现在就剩下李洛克了,木叶的人也快赶过来了,就是这样哈哈哈!”

  杀人的宁次放生大笑,身子骨头发生变化,身高拔高起来,身体划分为两边一白一黑,黑方冷笑

  ……………

  木叶的忍者被派遣来到日向缉拿日向宁次,人还没到就发觉不对劲,日向家族的方向传来喧嚣和异常的气愤,卡卡西等人来到日向门外,这时有几名日向忍者跑了出来,神色愤怒无比,看见是木叶忍者才止住了步伐

  “发生了什么事情?”卡卡西出声询问

  “原来是卡卡西前辈,日向宁次在族中杀人,已经杀死了一名宗族和两名分族子弟,现在不知躲在那里,家族人员都在搜查他的踪影!”

  “不可能!”迈克凯惊呼,宁次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情,残杀同族之人,以他对宁次的了解即使对同族充满着不满也不至于下杀死,其实他的心底还是一个善良的人,并非无情之人!

  “没有什么不可能!活下来的人都是眼睁睁看着日向宁次杀人!”日向忍者气愤道

  卡卡西皱起眉头,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难道是知道我们要来缉拿他来以此作为警告?还是有别的原因?

  “阿凯,阿斯玛,红你们三人协助其他日向成员一起寻找一下日向宁次的踪迹,我去检查一下死者的身体。”

  卡卡西迅速发布命令,三人点了点头,消失离去

  此刻日向主房内,三具尸体瞳孔泛白,死不瞑目的躺在地上

  “连分家人也杀,你们不觉得很蹊跷吗?”

  日足阴沉道,死者身上并没有任何经脉受损都是苦无一击毙命,以日足对宁次的了解根本不会做这种事情

  “日足人心难以琢磨,日向宁次胆大妄为,行事肆无忌惮,协助他人袭击五代火影,现在回到家族杀人也不是没有任何可能,而且都是有人亲眼所见!”

  肥圆长老气冷声道

  “不错,日向宁次已经疯了,我们需要赶紧采取行动将日向宁次铲除,否则日向只会多灾多难啊!”

  瘦干长老呼声附和肥圆长老的话

  日足脸色更是阴沉,这明显是有人要栽赃嫁祸,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不想着如何对敌就要同室操戈!

  扑扑扑!

  主房内撞进来两批人,正是分家之人和宗家之人,两方气势汹涌,尤其是宗家一脉,立即有一名上忍来到日足面前

  “族长日向宁次残杀族人现在已经准备就绪,全力抓拿日向宁次!”

  分家一边听见日向宁次残杀同族之人其中包括分家之人,尽管有人亲眼看见,但不可否认会不会是宗家之人别有用心,想要抹杀日向宁次,中年井原也走了出来,走到尸体旁边检查了一下,眯着眼睛深吸一口气说道:“宁次不会做这种事情,我想是有人要我们起内讧!”

  “放屁,井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包庇想要包庇日向宁次的罪行!”

  “日云说话给我注意点!”

  两名上忍,一为宗家上忍另一名为分家上忍,井原作为分家代言人,站起来冷声道:“沙华不必争吵,如何决断还是要看家主。”

  闻言所有人醒悟过来,目光投向日向日足

  就在日向日足苦恼之际卡卡西也出现,看着日向的状况,分家和宗家之人对持,让他吃惊不已,以往分家之人对宗家之人不满也不会如此张扬的表露出来,现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沉思冷静的卡卡西迷惑虽迷惑,不忘和日足咨询一下情况

  “日足大人我们受火影大人命令前来缉拿日向宁次,不知是否真为日向宁次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