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九百八十章 我们也想要
本站短域名:m.nbw.la

  这种完全不懂,直接等同听天书一样的感觉,让马超听了一遍之后,就没有兴趣再听第二遍,自然理由什么的也就自然而然的不懂了。

  虽说蓬皮安努斯对此露出了寂寞的神情,他当时以为马超对这事很感兴趣,还准备多给马超普及普及,一个愿意学习,愿意了解的后辈元老,对于蓬皮安努斯这种前辈而言,是非常值得教育的。

  然而很不幸,蓬皮安努斯想多了,马超根本不是什么好学的后辈,再加上完全听不懂,之后就没有再来过,就跟之前对这事有些兴趣的年轻元老一样,听完人就没了。

  故而蓬皮安努斯教育下一代年轻人的想法,至今依旧没有实现,他所能教育的只有他儿子,然而他儿子学习这些的方式有些过于扭曲和有趣,导致蓬皮安努斯的教育方式不能很好的发挥。

  毕竟这年头正常人研究海运港口的发展对于经济的带动性的时候,怎么可能会研究到港口周围妓院的规模和数量、质量的,这种诡异的思维,虽说从结果上没有问题。

  可毫无疑问的讲,蓬波尼这崽子肯定是长歪了,没被他老婆打,很大原因是真的有才,外加还能将这事圆回来的原因。

  “总之是真的惨啊。”马超叹了口气,“行吧,这就出发吧,我们早点到,千万不要和池阳侯那群人一路,和他们在一起,天知道要经历多少的危险,从东亚迷路到大不列颠,我觉得这不是人类能做到的事情,所以我们还是自己乘船上路比较好。”

  马超依托着第七鹰旗军团惊人的机动力,在数日之间就抵达了波斯湾,然后就地乘船就前往了非洲,其间马超也曾遇到过已经在这边进行迎接的温琴利奥。

  不过看温琴利奥的神色,就知道这货又被维尔吉利奥坑了,所以马超就是骑着里飞沙路过的时候和温琴利奥打了一个招呼,没有任何深入交流的意思,果断的跑路。

  上船之后,马超终于安定了下来,接下来应该是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了,等到了非洲,那李傕他们找都找不到自己,完全不用担心了,接下来就是去非洲大杀特杀,这次估计连粮草都不用带,带点黄豆之类的东西就行了。

  罗马从汉室学到了比较诡异的生活技能,也就是发豆芽菜,这个技能非常重要,古代中国航海的时候,从没有因为缺少维生素C而出现坏血病,其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发豆芽这个技能。

  以当前非洲的环境,军团规模的捕猎,只要军团的战斗力没问题,可以很轻松的获得,足以吃饱的肉类,但维生素的补充是一个大问题,马超虽说不懂这个,但是拿豆芽菜当蔬菜还是很正常的操作。

  毕竟黄豆这种东西,就算来不及发豆芽菜,也可以拿去给马当饲料,所以多带点准没错,反正这次去了非洲,马超也不准备回米迪亚了,没有了贼匪在自家防区闹事,马超也挺无聊的。

  以前作为罗马最弱个位数鹰旗军团,马超的防区时不时就会出现匪患,这些人说白了就是故意在挑衅马超,不过马超闲的没事也乐得剿匪,砍人的手艺不能落下啊,所以日子过得不错。

  没事打中亚贼匪找乐子,有事就打中亚贼匪出气,反正小日子过得特别欢乐,然而等头铁的马超在坎大哈和阿尔达希尔正面交手,虽说被阿尔达希尔打的挺狼狈,但心志不移,气势不改。

  威名传遍中亚,瞬间就没有脑子有坑的贼匪找马超的茬了,对方都能和中亚大龙头阿尔达希尔正面干了,他们这些小毛贼得多么的不知死活才会去挑衅马超。

  故而等马超回来之后,就没有什么练手的地方了,日子过得很无聊,而像马超这种近乎于多动症的小年轻,在没有人能让他时不时的揍几顿的情况下,这生活是非常烦躁的。

  所以这次去了非洲,马超就准备玩失踪,反正也不需要粮草补给,钻进去,罗马应该也不好找自己,先断线一段时间,让自己爽爽再说。

  抱着这样的想法,马超乘船前往了非洲,而为了达成失踪这个计划,马超在半道上就将船长绑架了,之后发动学自孙策那边的王霸之气,折服了船长,让船长和自己一起跑路了。

  原本应该在前阿克苏姆王国王朝的边境登陆,等马超将船长绑架,并且折服之后,他们成功在非洲中部沿海地区成功登陆,只是上岸的时候,马超看着荒凉的非洲,陷入了沉思。

  没记错的话,非洲应该不是这个样子吧,怎么地面怎么都时不时的冒出一两道让人感觉到不妙的黑烟,这种气息甚至隐约压制了第七鹰旗军团的发挥,这是什么鬼地方?

  “军团长,情况不对。”乌伯托登陆之后就发现了局势不妙,当即通知马超,他给非洲来的次数不多,但他至少知道非洲不是这个样子,哪怕是荒野,也应该有这规模庞大的灌木丛林之类的东西,怎么现在看到的都是有些扭曲的墨色烟柱。

  尤其是这个气息,作为在元老院混过的乌伯托,很清楚这是邪神的气息,只是这气息有些离谱。

  “应该是我们运气很好的来到了我那个小伙伴的试验场。”马超无所谓的说道,“区区邪神,完全不用担心,只是有些奇怪,你们被压制了多少实力?”

  “我们在乎被压制实力吗?”乌伯托大笑着说道,他们可是带着第七鹰旗军团的鹰徽过来的,所以根本不用担心被压制了实力,荣光永固一开,除了云气性质的削弱,永远的巅峰。

  “也是。”马超点了点头,然后率领大军出发。

  非洲大陆中部的位置,东海王氏王朗新组建的庇护所,也被兽潮波及,不过王朗至少心里有数,这兽潮可不是非洲人民想的那么简单,而且作为用特殊秘术观测到那个邪神的王朗可是很清楚这件事的麻烦程度,那个邪神甚至足以被称之为至高,至伟。

  虽说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神祇,但那种堕落降格成为邪神的姿态,依旧带着几分至高神圣的邪异气息。

  “酋长,不行了,我们必须要迁徙,这边的兽潮开始主动驱赶我们离开了,它们和您估计的一模一样,已经开始集结成为队伍了,实力比之前强了很多。”磨砂黑的肌肉壮汉穿着一身真皮皮衣,腰上裹着一条狮皮裙,扛着长枪对着王朗吼道。

  “手下的战士还能撑多久?”王朗神色平静的说道,这不是他之前就推测到的事情吗?那个邪神可不好对付。

  “我们还有一千多的战士,其中有两百多练气成罡,应该还能撑一段时间,我们附近的部落已经被冲垮了,他们已经朝着我们撤退了过来,我们要接收吗?”磨砂黑猛男对着王朗说道。

  “接收吧,这不是什么问题,现在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对手,再撑两天,我已经快制作出来的新的蛊王了,而且我给蛊王添加了新的特效。”王朗摆了摆手说道,他不可能再快成功的时候就此放弃。

  “好的,酋长。”磨砂黑猛男扛着武器迅速的跑出去。

  等人出去之后,王朗叹了口气,要不是这边的人智力可能真的存在问题,王朗寻思着无论如何都能守住。

  王朗在中部地区组建的这个部落,现在膨胀到了四千多人,基本人均内气凝炼,而一千多的战士全都属于那种身强力壮,肌肉块非常优秀之辈,更有两百多的练气成罡,数个内气离体。

  要是能将这群人调教到以军队的方式作战,面对兽潮的冲击绝对不至于像现在这么狼狈,这么高的个体素质,就连汉室那边的精锐士卒都未必能达到,结果这边几乎是普遍如此。

  这边的部落百姓,只要能吃饱,都能很自然的发展成肌肉形态,这就对于王朗来说根本不科学。

  不过这个时候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王朗的部落之所以受到攻击是因为王朗发现了非洲兽潮的本质——大概率是某个堕落的神圣智慧流出,为凶兽所继承,然后让兽类拥有了最低的组织力。

  当然只是发现这个本质是不会受到这种绞杀围猎性质的攻击,真正受到攻击的原因是王朗在复写这个邪神。

  如此大规模的兽潮,王朗是没办法解决的,但是王朗可以给兽潮搞出好几个头领,让他们相互制裁。

  然而问题就出现在了这个制造邪神的过程之中,在制造邪神的过程之中,王朗受到了围猎,随后王朗就猜测这个邪神应该是可以相互吞噬,外加互为最大的敌人,人类并非是兽潮的敌人。

  后面就不用说了,王朗开始大规模的血祭,制造各种同属邪神进行养蛊,只不过比克劳迪乌斯家族的崽子更进一步的地方在于,王朗的邪神都有操控核心,上千万的兽潮,我王家也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