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三章 行动
本站短域名:m.nbw.la

  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几个女人之中,也就马当娜最放的开,最不要脸。无论赵山河什么要求,她都能绝对满足。

  加上她是舞蹈演员,不仅身材最好,柔韧性也最好,很多超难的动作都摆的出来。

  论承受力,她一个人差不多能抵小结巴和阮梅加起来。

  激战正酣,赵山河眼前的虚空屏突然跳了一下。

  赵山河被影响了一下,一下子爆发了。

  马当娜感受到了,紧紧抱住了赵山河。

  我们一起颤抖,才更明白,什么是温柔……

  她满意地躺在一边享受快乐的余韵,赵山河的注意力却集中在了虚空屏上。

  世界任务那一栏,昨天消耗了一个任务点,还有1+32%,可是现在变成了4+82%。

  赵山河从来没有这么富足过,却也有一丝疑惑。这么多的奖励,来自于哪里?

  是小庄?还是阿追?

  一次获得3+50%的奖励,这就相当于最少七条人命啊!

  马当娜恢复了过来,又腻歪了上来。“去洗一洗吧……”

  赵山河抚摸着她滑腻的身体。“不想动,你把电话拿过来。”

  “那我帮你清理……”

  她起身拿过了床头的电话机,扯了过来,放在赵山河身边,然后自己缩了下去,用嘴帮赵山河清理。

  真是个妖精!

  赵山河集中了精神,拿起了电话,拨打自己的手机。

  电话占线,不过很快,就传来了敲门声。

  马当娜立即帮赵山河拿了一条大裤衩,帮赵山河穿了起来。

  赵山河套上了大裤衩,出去关上了卧室门,然后站在门后的侧面问道:“什么事?”

  赵宏伟在门外说道:“冯经理和华哥都打了电话过来,有重要事务。”

  听到赵宏伟的声音,赵山河打开了房门。

  骆敬华回到了刚离开不久的房门前,敲响了门。

  “哪位?”

  “四叔,我阿华。”

  冯刚打开了门,骆敬华看了看身后,进屋关上了门。

  “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替她做辅助……”

  阿追盯了他一眼说道:“你……别看你比我能打,但是论杀人……”

  骆敬华冷声说道:“我受过杀手集团的严格训练,枪法也是世界一流。论杀人,你也不一定比得上我。”

  阿追哼了一声。“你即使帮了我,也别想让我原谅你。你昨天打我就不说了,给我注射了超剂量的镇静剂,害我尿……床。”

  冯刚有了一丝兴趣,左右看了看,笑了起来。

  “好了,现在不是吵的时候,你们看看王海的资料,然后我们再谈。”

  阿追说道:“你们觉得王海棘手,是因为他保镖众多,出门就穿防弹衣。而且他认识你们。可我不同,我是个女人,女人天然不被防备……”

  冯刚不否认,笑道:“这也是你的价值所在。”

  “我需要一套漂亮的衣服,上面要露胸那种,下面要短裙,可以在大腿根塞一把枪,并且方便拿。有枪吗?”

  “当然。”

  “好,那你现在就收集信息,看看王海今天会在哪里出现。”

  “今天?现在?”

  “筹划的再周详,也不如有时候莽一把。任何计划都有漏洞,我只需要发挥我的优势就好了。”

  冯刚是江湖越老,胆子越小,任何事都想要策划的最严密。

  如今遇到了天不怕地不怕的阿追,感觉有些新鲜。

  他看了看骆敬华,骆敬华却也说道:“我觉得她说的不错,对付王海不需要计划周详,只需要趁其不备。”

  当赵山河从赤柱监狱出来的时候,冯刚这边也调查到了王海今天的行程。

  今天中午,他会在尖沙咀的酒店与来自南美的毒贩亲自见面。

  王唐的死虽然影响了他与南美毒贩的谈判,可是双方都有非常强烈的合作愿望,哪怕1亲弟弟的死,也不能阻碍他的赚钱。

  而对南美毒贩来说,失去了王东海这个下线,他们也需要一个有实力的下线接下香江这边的市场。

  当重新打扮一新的阿追出门的时候,一辆盗窃的东瀛汽车,已经停在了楼下四楼的停车场内。

  骆敬华开门上车,打开了扶手箱,里面装满了子弹。

  阿追也坐了进来,打开了副驾驶座前面的工具箱,从里面拿出了两把格洛克。

  她丝毫不避讳骆敬华的眼神,把裙子提了上来,裙子里面,大腿内侧,是一副已经系在腰上的枪套。

  她亲自装满了子弹,然后把枪塞进了枪套,然后又把另一把枪装满了子弹,装进了一个新款的女士包里。

  骆敬华从扶手箱了拿出了两副耳塞式耳机,每个耳机带着一个小型的接收器。

  他递给了阿追一副,阿追却说:“不要,你见过哪个女人会随身带着这个?这让人一样就看出来不对劲了。”

  骆敬华也没有勉强,自己戴上了耳机,然后将话筒粘在了领口,打开了开关。

  而阿追只是好奇地把另一个耳机贴在耳朵边听着。

  “喂,喂……”

  耳机里面,传来了监控室内何小天的声音。“华哥,能听见吗?”

  “听得到。”

  “我现在把控制接收系统转到辅助车上,由毛顺才他们为你们提供现场信号支援。现在,我们测试一下信号。”

  很快,一阵杂音传来,位于二楼停车场的一辆电子控制车辆上,毛顺才打开了车上的电子设备。“华哥,现在由我为你提供信号服务。”

  “收到。”

  “我们先出发,五分钟之后,你们再出发。等我截获了酒店的监控,警方的无线信号之后,会及时通知你。”

  “收到。”

  关掉了这边的话筒开关,骆敬华扭头望向了阿追。“听说泰国很美?”

  “是很美,也很乱。”撩起裙子她都没有害羞,可是这个时候被骆敬华看着,她却有些害羞了。“你们很专业。”

  骆敬华笑了笑。“因为我的老板很有钱,我们的装备比世界上任何军队都要专业。”

  “他那么有钱,为什么却要干这些?”

  “保卫香江和平。”

  阿追嗤笑了一下,可是看到骆敬华一本正经的脸,笑容有些尴尬了。“真的?”

  “我们都相信是这个原因。”

  “那说明我的选择没有错。”

  骆敬华沉默了下来,许久才说道:“要活下来……”

  “我尽量。”

  五分钟后,汽车开出了停车场,阿追被骆敬华不时瞟过来的目光看的有些异样,带上了墨镜。

  一路上,两个人都听着耳机内通报的最新情况,一句话也没有说。

  十五分钟后,他们的车就来到了尖沙咀富华酒店的停车场,而这个时候,毛顺才已经切入了酒店的监控,并且拦截了警方的频道。

  酒店内,伪装成吃饭客人的刘小军正通报着最新消息。“王海他们在三楼餐厅的包厢里吃饭,菜已经上齐,他们没有喝酒,最多半个小时就能吃完。

  来自南美的毒贩们就住在九楼,按照分析,饭后他们会谈的地点有两处。一是酒店的二楼咖啡厅,一是酒店的会议室,当然也有可能他们吃完饭就分开。”

  “我上去了。”

  骆敬华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阿追望着骆敬华的脸,又看了看他的手。

  骆敬华有些不好意思地松开了手。“你活下来了,我娶你。”

  阿追笑了笑,突然凑了过来,亲上了骆敬华的嘴。

  顷刻后,阿追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原来接吻是这种感觉,怪怪的。遗憾的是,还没有尝过男人滋味。”

  “你要活下来了,我陪你三天三夜。”

  阿追笑了笑。“好,说定了。”

  有时候,爱情就是这么简单。

  在知道老板对她没有意思之后,骆敬华就不用再控制自己的心态。

  昨天还打了一架的两人,现在却都觉得对方很不错。

  进入了酒店大厅,阿追四处看了看,一个服务人员走了过来。“小姐,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我有朋友在这里吃饭。”

  “我们酒店的餐厅在三楼,请跟我来。”

  来到酒店大堂侧面的一个电梯,阿追说道:“不好意思,我有电梯恐惧症,三楼的话,我走楼梯就好了。”

  服务生笑了笑说道:“楼梯有两处,一处在我们前台的后面,另一个从对面的通道走到头,可以直接通往咖啡厅,餐厅。”

  “谢谢。”

  她今天打扮的很显眼,衣服很夺目,可是却穿了一双平底鞋。

  从前台后面的楼梯上到了三楼,大厅里只有稀疏的几桌客人,能看到在侧面有一排包厢。

  她在人群里寻找了一番,看到了两个正在吃饭的壮汉,他们也看到了她。

  看到一人带着耳塞,她就知道了他们的身份。

  包厢的序号很简单,从一到七,没有四号,一排总共六个包厢,而目标人物在三号包厢。

  阿追想了想,两边都能上下,不过这边要经过酒店大厅,所以她走向了另一边的出入口。

  王海是毒贩,应该不想被监控拍下来,所以大概率是走另一边。

  在出入口的一张桌子上坐了下来,餐厅的服务员就走了过来。

  “我还有一个朋友没有到,你这里有什么特色菜?”

  “小姐请看看菜单……”

  阿追似乎很嫌弃,不想碰菜单,让服务生帮她翻着菜单,很快点了三菜一汤。

  刚上了一个菜,服务员还在问:“小姐,你的朋友什么时候到?需要晚点上菜吗?”

  “不用,尽管上,他马上就到。”

  服务员点了点头,刚走回去,三号包厢的门就被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