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一章 以毒攻毒
本站短域名:m.nbw.la

  “就杀一个人这么简单?”

  赵山河摇了摇头说道:“杀人并不简单。”

  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杀人都不是简单的事。

  可只要一旦越过了那条线,杀人似乎比杀鸡复杂不到哪里去。

  阿追本想一口答应,却又忍不住看了骆敬华他们一眼。“杀人可以,但是我想跟你做事。”

  这次轮到赵山河有些吃惊了。“你想跟我做事?”

  骆敬华也有些惊讶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又恢复了棺材脸。

  阿追点了点头,说道:“我以前都是跟我三叔的,三叔死了,我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赵山河沉吟了一下,没有拒绝。“完成这次任务,我会考虑这件事。”

  阿追算不上好人,她杀了三个警察。

  赵山河原本的目的是想让她去杀王海,不管王海死了,还是她死了,他都能获得奖励。

  要是两个人都死了,赵山河更开心。

  可是现在听到她说想要跟自己,他的决定就又变了。

  阿追没有丝毫犹豫,问道:“杀谁?”

  赵山河却笑了笑说道:“一会儿有人会过来跟你谈,……你先吃点东西,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有吃东西,饿坏了吧?”

  阿追似乎豁出去了,不客气地坐在了沙发上,开始大快朵颐。

  赵山河跟骆敬华赵宏伟使了一个眼色。“我们有事先走,你现在还被通缉,没事最好不要出去。阿华,我们走……”

  骆敬华和赵宏伟都收拾起了他们的东西,很快就收拾完毕。

  阿追惊讶地看到三个男人都准备离开。“你们这就走了?不怕我跑?”

  “你能跑哪里去?警察还在到处找你。”

  几人一起出了门,骆敬华把房门关上,看了看回头的赵山河。

  赵山河指了指电梯的位置,三人一起走远,随后赵山河的手伸进了他的背包里,出来的时候,多了一把装好了消声器的手枪。

  赵山河将手枪递给了骆敬华,他点了点头,回身望着房门。

  一分钟……

  三分钟……

  十分钟过去了,门一直没有打开。

  赵山河这才点了点头,又从背包里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冯刚的电话。

  “老板。”

  “带上王海的所有资料,来二号屋。”

  挂了电话,赵山河又走回了门口,骆敬华与赵宏伟一左一右守着房门。

  这是一场考验,她如果听了赵山河的话,没有出来,算是通过了第一层考验。

  要是她想着偷偷溜走,我了防止警察抓住她,肯定要杀她灭口。

  房门内,阿追填饱了肚子,抚摸着手腕上手铐留下的瘀伤,望着伸手就能打开的房门,发起了呆。

  三叔死了,仇人也死了。香江人生地不熟,出去了她又能去哪里?

  何况,她也担心这是一场考验。

  说不定一开门,就被打成马蜂窝。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电梯们打开,走出来了儒雅的冯刚。

  他看到赵山河与骆敬华他们站在门口,原本轻松的神情严肃了起来,站在了原地。

  赵山河笑了笑,迎着他走了过去。

  “这只是一场考验,房间里有一个人,想跟我。但是我要她先去干掉王海,所以,要你过来为她做好配合。”

  冯刚看了一眼骆敬华,想到他们昨天的行动,明白了过来。低声问道:“女杀手?”

  “是的。”赵山河轻松捶了他的肩膀一下笑道:“通过了第一场考验,看来不用担心了。你进去谈,我跟阿华他们先走了。”

  他点了点头,赵山河又跟骆敬华他们勾了勾手指,骆敬华将枪塞进了裤兜。

  走了过来,他把枪递给了赵山河。赵山河看似将枪装进了背包,实际上塞进了空间里。

  电梯来了,赵山河他们看到冯刚敲开了房门,这才走进了电梯。

  骆敬华摁了三楼的按钮,说道:“汽车在三楼停车场。”

  “你昨天跟她动手了,她的身手怎么样?”

  “我很艰难才制服她,对女人而言,很不错了。当然,我主要是枪法好,身手比不上宏伟他们。”

  “我看你似乎对她有感觉?”

  骆敬华楞了一下,电梯到了,他挡住了电梯门,等赵山河走了出去,他才跟在后面出来,问道:“老板……你不是看上她了?”

  赵山河摇了摇头笑道:“漂亮女人那么多,我差她一个?再说了,我如果要用她,就不会跟她发生关系。如果我跟她有关系,怎么留在小结巴她们身边?”

  骆敬华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她很漂亮,感觉倒是不错。不过,机会想要发展,也要等她先活下来再说。”

  赵山河站住了脚步,回头说道:“如果你有这个心意,在她行动的时候提供一些帮助呢?你经过杀手训练,也学过怎么当一个中间人,即便有癫痫,不能到第一线,为她辅助没问题吧?或许,她的命还需要你来救……”

  骆敬华恭敬说道:“我听老板的。”

  阿追很漂亮,身材又好,但她的身份有问题。

  赵山河没有时间来调教她,如果只是占了便宜送走很简单,可要说留在身边,就绝对不能占有她。

  要用她,就不能胡来。

  赵山河分的很清楚,再说了,他缺漂亮女人吗?

  现在看到骆敬华对她似乎有意思,也为了给骆敬华套一个枷锁,她倒变成了合适的人选。

  赵山河笑了笑说道:“她的身份你不用担心,如果这次她能活下来,就把她送回泰国,然后换个身份,再接来香江。

  以后你们要是在一起了,你给我当助理,她留在我母亲,小结巴她们身边照应,我也放心。”

  赵宏伟看了一眼心动的骆敬华,笑着捶了一下他的胸膛。“老板都这样说了,你还犹豫什么?快转回去吧,我给老板开车。”

  赵山河看出了骆敬华的动心,骆敬华也看出了赵山河的意图。

  他现在差不多算是光棍一人,家人在内地,缺少制约。

  缺少制约的力量,就不是放心的力量。

  他要是跟阿追成了,赵山河更敢放心用他们。

  “那……老板,我转回去了。”

  赵山河点了点头,却又说道:“记住,她现在还不算是自己人。而且她身上的麻烦不少。她要展现出来值得我帮的能力,我才会帮她。”

  “投名状。我懂。”

  “不,你不懂。这不是投名状,这是公平。你对她有意思,觉得为她做什么都是应该的。可其他人呢?不能因为一个人,拖累了其他人,明白吗?所以,在这次的任务中,你只是辅助,可以在她有危险的时候救她,却不能替她行动。”

  骆敬华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他转身进了电梯,赵山河也坐进了车里,赵宏伟拉开车门坐进了驾驶位,兴奋问道:“老板,去哪里?”

  赵山河笑着看了他一眼,理解他的兴奋。“先去买点东西,然后去赤柱监狱。”

  骆敬华对他们这十个来自内地的退伍兵来说,就是一个标杆。骆敬华的前途光明,也意味着他们的前途光明。

  更主要的是,给赵山河当司机,绝对是个好职位。

  骆敬华带来的这十个退伍兵目前看来,都很合赵山河的心意。他们每个人都身手矫健,各有一技之长,拿出来就能当用。

  不过,能不能当大用,还要长时间的考验。

  汽车来到了跑马地的一家超市门口,赵山河递给了赵宏伟两张大额钞票,让他进去买一些个人用品。

  他今天准备去看看靓坤,也顺便见识一下香江最大的监狱。

  靓坤在上个月就被判入狱三年,不过赵山河一直没有时间看他。

  这次在报纸上看到的故事,勾起了他对赤柱监狱的兴趣。

  所以,看靓坤只是顺带,见识赤柱监狱才是主要目的。

  上午十点半,赵山河在经过了严格的检查之后,走进了这座戒备森严的监狱。

  由于前段时间阿正和阿耀他们引发的监狱风波,最近一段时间,监狱的戒备更加森严。

  许多场所,名气很大,但是亲眼见到的时候,会觉得不过如此,赤柱监狱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这座已经有五十年历史的监狱,到处破破烂烂,由于与许多工厂都有代工协议,所以可以看到许多货车出入,拉来配件,再拉出半成品或者是成品。

  如果不是到处的铁丝网和警卫,这里与一个老工厂的差别不大。

  在会客室内,赵山河见到了身穿囚衣,却依旧嘚瑟的靓坤。

  靓坤看到赵山河来探望,也格外惊讶。“我没有想到,竟然是你来探望我。你不怕媒体抹黑?”

  赵山河笑道:“我出身屋村,这一点人尽皆知。跟你们这些人自小一起长大,我哪怕发达了,该见还是要见,总不能活成孤家寡人吧?在里面怎么样?”

  “还不错,对我们这些人来说,这里是最好的学校。你真的现在成了十亿富豪?最近报纸上天天都能看到你……”

  “对我来说,想赚钱还是很容易的……”赵山河意味深长地说道:“所以,不需要违法,同样能赚大钱!还不是亏心钱……”

  靓坤很聪明,听出来了赵山河的意思。“等我出去,希望能跟你干。”

  赵山河笑了起来。“我可不是什么人都要啊。”